欢迎来到找书么,一秒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

找书么 > 玄幻 > 庶香门第 > 056 父亲

056 父亲

    章节名:056父亲

    “上次的寄过去道袍,你母亲说是你做的?”

    析秋垂着头,乖巧的答道:“是出自女儿之手。”她忽然想起什么又抬起头来:“可是尺寸不对?”

    大老爷就笑着摇头:“没有!做的很好。”

    大太太目光一动,觉得大老爷这次回来有着细微的变化,仿佛对析秋的态度,也变的从前好了许多。

    这么想着她不由朝析秋看去,就见她红着脸,仿佛因为大老爷突然态度的转变有些无措。

    她微微一笑,就听到佟慎之波澜不惊的声音响起:“六妹妹的女红确实不错!”他又下意识的抚了抚身上穿着的云锦春衫。

    所有人不约而同的去看佟慎之,因为他向来话少,这样直接的夸奖更是不曾见过!

    对于旁人的注视,佟慎之依旧是面无表情的喝着茶,老僧入定一般。

    大老爷目光就闪了闪,又朝析秋道:“若有不懂就去请教你母亲,她的女红当年也是很好的!”

    大太太脸上浮现缕笑意。

    能得高人指教,大太太的绣活自是不会差,析秋脸露出向往,答道:“是!只是女儿愚笨,即便母亲的一二,女儿也无法企及。”

    大太太抿唇笑了起来:“这丫头,今儿到是会说话了。”大老爷虽然面无表情但目光却比刚才柔和许多,作为嫡母大太太能和庶女相处的这样融洽,他自然是乐见其成的,看着析秋他微微点了点头。

    析秋红着脸垂着头,大老爷余光看去,就见她半侧着身子,坐的端端正正仪态优雅,一身粉白色的褙子让她少了京城女子的强势刚烈,反而多了份江南女子的婉约,这么一想他眼前便浮现起夏姨娘的样子来,也是这般的轻轻柔柔,如水一般让人舒坦……

    只是,那好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他甚至不记得,上次见夏姨娘是什么时间。

    “父亲!”佟析砚连喊了几声,却发现大老爷端着茶杯毫无反应,不由提高了声音,大老爷眉头一挑朝她看去,轻回道:“嗯?”刚刚所有的情绪,顷刻间消失无踪,仿佛从未出现过。

    析秋目光微微变了变,极其自然的抚了抚身上的褙子,这件衣服是她让春雁特意从夏姨娘的箱笼里找出来的,刚刚明明大老爷看着她的眼神有变化,本以为能勾起她对夏姨娘的念想,却发现他还是毫无反应。

    心中叹了口气,她暗暗失望!

    “父亲,您难得回来,府里也好久没有热闹过了”佟析砚希翼的看着大老爷,她还记着析秋和她描述的在武进伯看堂会的情景,佟府里上一次请戏班唱堂会,还是在六年前,她都没什么记忆了:“不如我们请了戏班子回府,唱一日的堂会可好?”

    “怎么突然想看堂会了?”大老爷露出一丝浅浅的笑容,没有因佟析砚有些无厘头的要求而不悦。

    佟析砚见他面色无波,就送了口气笑道:“三月三女儿节,我们是随母亲去的普济寺,也没能好好玩,这一次就当是为我们补一个女儿节!”佟析砚毕竟是嫡女,比起析秋几人,与大老爷的关系倒像是真的父女,多了亲近少了客气疏离,她走到大老爷身边挽住他的胳膊:“父亲,可好?!”

    大太太就面露不悦,皱眉道:“怎么这么胡闹,你父亲才刚回来,你就闹成这样,也不让他好好休息!”她顿了一顿又道:“就是唱堂会也要有个名头,哪能随随便便请了人回来!”

    佟析砚泄了气,却忍不住拿眼前去看大老爷。

    大老爷笑着摆摆手,朝大太太道:“她还是个孩子!”又面露愧疚:“我也不常在府里,她们纵是想闹我,也少有这样的机会,难得四丫头想听戏,这次便依了她吧,也不用讲究什么名头。”

    “老爷……御史那边……”她怕佟府太过铺张,对大老爷的述职会有影响。

    大老爷就摆手道:“也不用时时紧张着,我们也不是大肆张扬,不过唱一日堂会罢了,无妨!”

    既然大老爷都这么说了,大太太即便不愿意,也不好继续反对了,又想到可以趁着机会,将吏部的几位大人请来,或许对他述职还有帮助,想到这里她就笑着看向佟析砚道:“就知道和你父亲闹,还不快谢谢你父亲”

    佟析砚嘴角一翘,偎着大老爷道:“谢谢父亲。”

    大老爷目光看了底下坐着的几个女儿,就问道:“既然想听堂会,那你们便去自己商量,请哪个戏班子进府?再告诉你们母亲,由她决定!”大老爷这样和她们说话,纵是佟析言也不曾有过,心里几日来的阴云此刻也抛在脑后,眼底泛着明亮的光,去看大老爷!

    佟析玉也是眼见一亮,面上的表情也雀跃起来……

    析秋却是蹙了眉,忍不住对大老爷生出了疑惑,在界定他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仿佛一个干练沉稳的外表下,拥有着一颗慈爱的心,但是做出的事却又让人伤透了心。

    她想到夏姨娘说起大老爷时泪水连连的样子,从相隔千里的苏州远嫁到京城,原以为郎情妾意举案齐眉,最后却是三年温存半生凄凉。

    若说他凉薄,可他对王姨娘却始终照顾有加,甚至连梅姨娘和罗姨娘也不曾冷落。

    单单只有夏姨娘!

    想到佟敏之对父爱的渴望,她也抬起头来,朝大老爷露出甜甜的笑容:“父亲和母亲想听什么戏?”她声音清透,仿佛泉水流过,大老爷毫无波澜的眼底迅速划过丝诧异……

    析秋依旧笑着,不管当年发生了什么,不管大老爷是什么人,为了佟敏之和姨娘,她也要努力一次!

    “这孩子,你们父亲在问你们想听什么,你反倒问起我们来了。”大太太笑着去看析秋,她今天心情很好。

    析秋笑道:“女儿没听过戏,也分不出好坏,母亲听什么女儿就听什么的。”

    大老爷赞赏的点点头:“就该如此。”就连佟慎之,嘴角也略勾了勾。

    “就你孝顺!”佟析砚笑着坐到析秋身边,在她耳边小声道:“你上次说的那出戏叫什么名字,不如我们请了那个戏班子回来吧。”

    析秋歪着头,仔细想了半天,叹道:“我没记住!”

    佟析言就笑着插话进来:“四妹妹六妹妹在说什么?”佟析砚面露不屑,可却不敢在大老爷面前表现出来,就笑着回道:“也没什么,在和六妹妹商量,到底请哪个戏班子。”

    佟析言就掩袖而笑:“这到是难了,我们统共也就听了那么几次罢了,现在想,也不过是几个花脸在台上依依呀呀,哪能记得是什么戏种,又哪个戏班子。”

    佟析砚不说话,析秋也侧开脸并未搭腔,一时间佟析言尴尬的收了声,她脸颊微红拿眼角去看析秋,笑着问道:“六妹妹,可记得有什么戏班子唱的好?”

    析秋皱了皱眉,又笑道:“我也不比三姐姐见识多,自是不知道的!”

    “那到是!”佟析言笑着去看大太太:“我们还是听母亲的吧!”却暗暗冷笑,想在大老爷面前出风头,你还嫩了点!

    大老爷看着几个女儿和和气气,脸上也露出笑容来,大太太就笑道:“瞧把你们急的,回头我让房妈妈将京城有名的戏班子都录下来,唱的什么戏也都记下来,让你们自己好好挑!”

    几个女儿一起笑了起来,齐声道:“好!”

    佟析玉忽然红着脸,看向大太太道:“母亲,唱堂会那天,大姐姐会回来吧?”

    大太太眉梢一挑,眼底溢出满意来:“自是要请的,难为你还惦记着你大姐姐。”

    佟析言脸上的笑容一僵,析秋也是垂了脸,佟析砚立刻瘪了瘪嘴道:“母亲这么一说,好像就八妹妹记着大姐姐,我们都忘了似得!”

    大老爷面色愉悦,大太太看着自己的女儿,露出无奈之色。

    房间里欢声笑语,大太太笑盈盈的喝着茶,就看见房妈妈的脸在帘子外面露了露,她不动声色的起了身出了房门。

    “什么事?”大太太看着房妈妈,知道若是没有什么事,房妈妈不会这么做。

    房妈妈眼见瞥了眼内间,压低着声音道:“东跨院那边又闹了起来,说是一天都没有吃东西!”她抬眼觑了眼大太太:“您看,要不要告诉老爷?”这么闹下去,保不齐真会出什么事,大老爷对女人向来顺心了就会长长念着,若是有了不满就会似剪断了丝,再不去多看一眼,王姨娘和夏姨娘就是最好的例子。

    即便是大太太和他相处,也时时透着小心拿捏着分寸,所以房妈妈也不敢过于大意。

    大太太眉头就紧紧皱了起来,她低声道:“让她闹去,闹的越凶越好!你也找个地儿去避一避,若是大老爷问起来,就说手上事情忙着,一时间耽搁了。”

    房妈妈眼睛一亮点头道:“奴婢去外院坐坐,也去看看大少爷的花圃拆成什么样了。”大太太又拉着她交代了几句,房妈妈连连点头:“奴婢这就去办!”

    大太太看着房妈妈的身影,微微笑了起来!

    一行人移到次间,大太太就让紫鹃传了饭,又去外院把徐天青和佟敏之喊来,依旧是在次间里坐了个黑漆象牙面的圆桌,罗梅两位姨娘立在大太太和大老爷身后夹菜,这时析秋不由暗暗庆幸,幸好夏姨娘还没有回府,不然她也要忍受自己坐着,亲身母亲却和丫鬟一样为她布菜服侍她吃饭!

    每个人斯文的吃着面前的菜,佟敏之垂着头不时拿余光去看析秋,析秋在人不注意时,就会朝她笑笑。

    今儿大老爷高兴,便让人上了壶金华酒,让佟慎之和徐天青作陪,佟析砚最近去过几次外院,和徐天青也走的比以前近,便笑道:“父亲,表哥喝不惯这金华酒,我瞧着他那里可都是烧酒呢!”说完掩袖笑了起来。

    “哦?”大老爷惊讶的看着徐天青:“哪里的烧酒?你从山东带来的?”

    徐天青有些不好意思,腼腆的笑着:“是……是京城酿酒坊出的,平常也不喝,只是用来招待朋友的!”

    “朋友?”这件事令佟慎之也起了好奇心:“蒋大人?”

    徐天青摇着头:“不是!”她目光迅速看了眼析秋,露出奇怪的表情来:“是……是萧四公子他们!”隐去了任三公子几人。

    这样的回答,令所有人惊诧不已,大太太更是当场变了脸色,声音也有些不悦:“可是宣宁侯的萧四郎?你怎么会和他相熟的?”

    析秋眉头也蹙了蹙,难道上次给佟敏之拿来擦身的酒,就是他为萧四郎备着的?

    她忽然想到,武进伯府的任二爷好像是他的同科,也是今年秋闱,而萧四郎和任三爷走的近满京城都知道,难道他们就是这样认识的?

    所有人不解的目光朝徐天青投去,就见他红着脸道:“不相熟的,只是机缘巧合来做客罢了!”言语间并没有常人提到他,所露出的不屑和退避三舍,反而很欣赏推崇的样子。

    大太太面色稍霁,不由叮嘱道:“虽说不能常在家里窝着,可到底书还是要看的,像萧四郎这种人,你碰不得,就是遇到了也绕开才是!”简直是避如蛇蝎了。

    徐天青喃喃的点点头,却没有说话。

    大老爷就打断大太太的话:“我瞧着萧四公子并不如外表那样不羁,如果只是朋友,结交一下也无妨!”

    佟慎之也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上次在普济寺外,我看到他与好友同游,为人虽有些傲慢,但礼数却是周全。”

    大太太无话可说,但脸色却不大好看。

    大老爷看了她一眼,徐天青毕竟只是侄儿,怕大太太给他难堪,就笑着道:“我们去书房,也省的在这里吵着太太。”

    佟慎之自然没有意见,徐天青也点头表示同意,大老爷忽然转头去看佟敏之,佟敏之眼睛一亮,以为大老爷也会邀请他同去,心跳如鼓的等待着,却听到大老爷道:“你年纪小,早些回去歇着。”

    犹如一盆冷水,兜头浇了下来!

    佟敏之木然的点点头,满眼里都是失望,析秋注意到他的表情,心里一揪却是什么话也不能说。

    大老爷带着佟慎之和徐天青去了书房,佟敏之一人落了单回了外院,几位小姐又陪大太太坐了一会儿,大太太也露出倦意,对着几个女儿道:“都散了吧,回去歇着!”

    析秋出了门,佟析砚拉着她要去她那里商量到底请哪个戏班子,显然对这个事上了心的,析秋却是朝身后看了眼摇头道:“我那里还有些事,明儿再去你那里!”说着好像很着急的样子,带着司榴司杏出了门。

    佟析砚叹气:“怎么都这忙!”好像就她是闲人!

    佟析言就似笑非笑的看着析秋的背影,对佟析砚道:“六妹妹现在可不是以前了,四妹妹还当她和你我一样?”

    佟析砚一愣,不解的看着她:“你什么意思?”话落,她又去看佟析言身后的佟析玉,只见她瑟缩的朝后躲了躲,但显然是明白佟析言话中所含的意思。

    “你不知道?”佟析言笑道:“我当六妹妹和四妹妹关系多好,原来这么大的事情,连我们都知道了,就只有你不知道啊!”她说着很得意的看到佟析砚脸上一闪而过的怒意,就凑近了她小声道:“六妹妹要嫁去伯公府,做任府的三少奶奶了!”她顿了顿观察着佟析砚脸上的表情变化,心理连日来的憋闷终于舒坦了许多,又讥笑道:“四妹妹可不如她,如今母亲疼她可比你多,若不然怎么放着年长的你我不管,单单操心她的婚事呢!”

    “你说什么?”佟析砚心里一惊,她是知道母亲最近和武进伯府走的很近,却怎么也没有想到,是为了六妹妹的婚事。

    武进伯府的三少奶奶?为什么六妹妹没有和她说?

    心里生了气,佟析砚面前却是不屑一笑道:“我当是什么事呢,那这事想必不是六妹妹告诉你的吧,那三姐姐又是如何知道的呢?!”

    “我怎么知道,那是我的事情。”佟析言捏着帕子,笑道:“但四妹妹被人耍的团团转,却是我亲眼所见!”说完回头看向佟析玉:“八妹妹,走吧!”

    佟析玉胆颤心惊的站着没有动,拿眼去看佟析砚:“四姐姐。”

    佟析言眉头一皱,叱道:“墙头草!”头也不回的带着丫鬟下了台阶。

    佟析砚冷哼一声:“神气什么?以为父亲回来王姨娘就能东山再起了?哼哼!”对于佟析玉的示好视而不见,带着丫头婆子出了院子。佟析玉捏着帕子,尴尬的站在院门口,红了眼睛。

    这边王姨娘将屋里的最后一个瓷器摆设摔了,满屋子里入目都是碎裂的瓷片和琉璃碎玉,无处落脚。

    她披头散发,面色枯黄坐在矮脚桌边,旁边的一干下人大气不敢喘:“一个个没用的东西,让你们去请大老爷,请了这半日也没见到人影,留着你们作何用,枉我昨晚磨尽了嘴皮子为你们求情!合该让你们被大太太发卖了。”她恨铁不成钢的戳着身边丫鬟的头:“找不到房妈妈,你不会直接冲进去?就知道在外面等,你作死呢!”

    丫鬟被指着脑袋,动也不敢动一下,任她发泄!

    “先是夺我的孩子,后有坏三小姐的婚事!现在居然在大老爷面前说我的坏话,连大老爷也对我生了嫌隙!”王姨娘眯着眼睛冷哼道:“当我没了法子不成?哼,我们走着瞧!”

    她头一转对邱妈妈道:“明日你亲自去找陈夫人,求亲,求亲……哪有求一次便作罢的!”

    邱妈妈目光闪了闪,暗付道:也不是陈府求亲,武进伯府再不济也是有爵位在身,怎么会巴巴的盯着佟府的庶女?!

    王姨娘气的脸色发青,这时院子里却传来一阵欢快的笑声,肆无忌惮的笑着令她刚刚压住的火气,腾的一下重新升了起来,她指着一屋子的丫鬟喝道:“去!看看什么人在笑,给我乱棍打死!”

    几个丫头身体一抖,还不待说话,门外就响起罗姨娘的声音,虽依旧在院子外面,但却听的清清楚楚:“把热水都备着,大老爷爱喝的茶,爱吃的点心,常备的衣衫都给我备好了,免得大老爷等会过来,找不着他常用的东西,我拿你们是问。”

    又道:“去书房看看,大老爷可吃好了,听说他今儿可高兴了,还应了四小姐唱堂会,你们若瞧见他有些醉了,就小心伺候着,夜路黑可别磕着碰着了!”声音渐渐淡了下去,又丫鬟进来禀报王姨娘:“姨娘,罗姨娘刚刚从小厨房回来,路过咱们院子。”

    啪!

    王姨娘一巴掌扇向那丫鬟,瞪着眼睛道:“没眼力见的东西,给我滚!”又随手挥了桌子上新上的茶具,气呼呼的回了房。

    ==

    “七弟!”析秋满院子找了半天,又去大老爷的书房外转了一圈,终于二门处碰上了不知躲在哪里,直到现在才回去的佟敏之,站在他身后压着声音说话。

    佟敏之脚步一顿停了下来,却没有立刻回头,析秋走上去将他抱在怀里,佟敏之小小的身体就在析秋的怀里颤抖起来,压抑着声音低低抽泣起来!

    “姐姐!”佟敏之泪如雨下:“为什么父亲单单对我这样?”他偷偷去外院看了,父亲和大哥表哥和颜悦色,却独独对他拒之千里。

    答案析秋也不知道,只能笑着道:“快把眼泪擦了!”说着掏出帕子给佟敏之擦眼泪,又道:“你觉得父亲对你不好,我倒不这样认为!”

    “啊?”佟敏之收了眼泪,不解的看着她。

    析秋就道:“父亲让你回去,本也是为你好,你年纪小又不能喝酒,去了也只有干坐着的份,你若坐不住岂不是受煎熬,再说,纵是父亲对你冷淡,可相比以前,已经有所变化,我们只要耐心等待,做我们该做的事情就好了,总有一天所有的事情都会水落石出,父亲对你也会和对待大哥哥一样的。”

    佟敏之垂着头,情绪依旧显得很低落。

    析秋就笑道:“前几日先生不是让你写了篇”论长幼“么,你拿去给父亲看看!”

    “我可以?”佟敏之抬起了头眼底里都是不确定,他害怕父亲会和以前一样,他兴冲冲的去见他,却被他冷着的脸或者不悦的语气的骇住。

    析秋点头:“有的事情,总要努力试一试的!”

    就见佟敏之握着拳头点头道:“好,我听姐姐的。”析秋欣慰的笑着,她不相信姨娘会做出什么对不起大老爷的事,更不可能会像旁人所说,佟敏之不是大老爷的亲生骨肉,只要血缘还在,这个父亲对佟敏之又是这样的重要,他们就一定要试试,弄清楚事情始末,改善这样的关系,对佟敏之的心理以及成长都有莫大的帮助。

    析秋让司杏送佟敏之回去,自己带着司榴回西跨院,忽然迎面走过来几个人,析秋目光一闪,侧着身子朝来人福了福:“父亲!”

    来人顿住脚步,借着灯笼幽暗的光打量着析秋,并未说话。

    析秋飞快睃了一眼大老爷,就见他面颊微醺,目光比刚才要暗沉几分,周身笼罩着一种令人窒息的威压感,她迅速垂了眼睑低着头静静站着。

    “怎么走到这里来了?”大老爷的话说的极慢,略带着酒气,吐字却很清晰。

    析秋如实答道:“我不放心七弟,就送他到了二门才回来的。”

    大老爷点点头,目光又去看她身上的褙子,眉头略蹙了蹙,沉吟了片刻,就在析秋以为他要走时,他却突然开了口询问道:“这衣服……太过素净,你年纪小该穿些鲜艳的,穿衣着装若是不懂就去请教你母亲。”并没有斥责或者不悦,只是简单的对这件衣服表达自己的看法。

    析秋点点头,语气里包含着让人舒坦的敬仰:“谢父亲教诲。”心里忍不住再次失望。

    “回去吧!”大老爷已经侧开身子,朝智荟苑方向走,又忽然回过头问她:“你姨娘她……在庙里可住的习惯?”

    析秋眼睛一亮,心里高兴可又觉得心酸,大老爷回来两日直到此刻才想起来问姨娘一句,她沉了沉气回道:“说是瘦了点,但人却比以前精神了许多。”她说完,屏息暗暗等着大老爷的的反应,耳中就若有似无的听到大老爷叹了口气,很轻,她甚至都有些不确定。

    “待足了日子,就让大太太接回来,总归不如府里舒服的!”大老爷说完,仿佛不愿再多说什么,领着小厮就要离开。

    才走了几步,忽然从东跨院边的树丛里,跳出来个丫鬟,二话不说就直挺挺的跪在大老爷脚步。

    析秋吓了一跳,大老爷也是愠怒道:“这半夜的,鬼鬼祟祟做什么?”

    “大老爷!”那丫鬟声音颤抖,显然自己也很害怕:“我是王姨娘院子里的桃枝,姨娘一天没有吃东西了,人也没了精神,奴婢瞧着害怕,求大老爷过去瞧瞧姨娘。”

    “病了就去请大夫,你这般作为,若是吓着院子里的主子又该如何!”他转头对身后的随从道:“带去给来总管,让他按府里的规矩办!”

    “大老爷!”桃枝脸色一白,瘫坐在地上:“大老爷求您去看看姨娘吧!”大老爷身边的随从根本不让她说话,丝毫不留情面的,拖着她就走。

    析秋满目的惊讶,这样的佟正安和方才在房里和她们说话的人,仿佛是不同的两个人,温和,严厉,慈蔼,强势!

    意识到析秋还没有离开,大老爷就转头对身边另一位随从道:“送六小姐回去。”

    析秋就朝大老爷福了福:“父亲慢走!”想了想她目光一动就道:“王姨娘身体一直不好,都说久病的人情绪都比较焦躁,父亲别放在心上。”

    大老爷眉梢一挑去看析秋,仿佛很讶异的样子。

    析秋又屈膝行了礼:“女儿僭越了!”带着司榴由着大老爷的随从护着上了西跨院的小径。

    大老爷久久看着析秋的背影,脸上表情有着让人难以捉摸的深邃。

    知秋院里,门口的春雁就急急的迎了过来,拉着析秋小声道:“小姐,四小姐在里面……不知道怎么了,脸色不怎么好看!”

    析秋皱了皱眉,点头道:“我知道了,你去忙吧!”亲自掀了帘子进去。

    进了暖阁,果然见佟析砚正盘腿坐在炕上,见析秋进来也不说话,直直的看着她。

    析秋眉梢一挑,笑道:“四姐姐怎么了?谁惹着你了?”

    佟析砚眼睛一瞪,语气含着怒的质问道:“你为什么不告诉我,母亲带你去武进伯府是为了你的婚事?”

    析秋一愣,佟析砚竟然不知道?她以为这件事府里闹的这样大,即便大太太不说,她也该有所关心才是,怎么好像完全不明所以的样子!

    “四姐姐又没有问过我,我以为你早就知道了。”析秋笑拉着她的手:“况且,这件事本也没成,又何必去提。”

    “没成?那三姐姐怎么说婚事已经定了呢?”她说着一愣,忽然明白定是佟析言想挑起她和六妹妹之间的矛盾故意这么说的,想到此她愤愤的道:“哼!我当她这么好心,原来是挑破离间的把戏。”

    关于婚事,析秋实在不想多谈,遂转了话题拉着佟析砚笑道:“不生气了?我到是奇怪,这样大的事情你都毫无察觉,最近这些日子你都忙什么?”

    本来只是随便一问,没想到佟析砚却是脸颊红了一片,她垂着脸沉吟了半晌,忽然从翻出个荷包来,在析秋不解的目光中,她又从荷包里拿出一封信出来递给析秋,小声道:“你自己看看。”

    析秋眉梢一挑,依言拆开信,看了内容却是脸色一白,满脸的不敢置信:“这是谁写的?”信没有署名,但是内容却是**裸男女互诉爱慕的句子。

    佟析砚宝贝似得收进信封里,又放进荷包才抬头看着析秋:“这件事你要替我保密,不能让别人知道!”

    析秋点点头:“先不是说这个,你告诉我,这封信到底谁写给你的。”

    佟析砚嗫喏了半晌,声音低若蚊吟:“是蒋公子!”

    “蒋公子?”析秋脑中迅速将认识的人理了一遍,忽然想到席上佟慎之的话:“难道是那个开私塾教书的蒋公子?”

    佟析砚羞涩的点点头。

    析秋不敢置信,又问道:“你们怎么认识的?”佟析砚根本不去看析秋的脸色,仿佛陷入了某种甜蜜的回忆中,慢慢的道:“就是那一日,你们都不在府里,我闲着无事就想去外院走走,正好到了表哥那里,想到他那里有许多诗集……我贸贸然的进去,却没料到里面还有客人,我也顾不得细看那人,拿着诗集就回来了。”

    “第二日我又去还书,在表哥的院子里又见到他,我将书掉在地上,他替我捡起来……还和我聊了几句,知道我喜欢李真清的词,还特意为我找了她的真迹来。”

    析秋摸着额头,她无法相信佟析砚会在大太太的眼皮子底下,与男子认识还有书信来往,情意绵绵,如果大太太知道了会怎么样?她不敢想象。

    可看佟析砚的表情,显然她在和蒋士林不断的书信往来中已经对他产生了感情,她按着佟析砚的肩头认真的问道:“蒋公子年纪不小了吧?难道他还没有成亲?”她如果没有记错,这个蒋士林可是比佟慎之还早一届入的翰林。

    “没有!”佟析砚很肯定的摇头:“我让端妈妈去打听过,听说他和大哥哥一样守孝三年,正要成亲那女子却生了大病,不久就病死了,他又为他未过门的妻子守孝三年,后来入了官又是官途不顺,一直拖到今日还未成亲。”

    一个健全的,大胆的,前卫的大龄青年。

    析秋对这段意外恋情,实在是散失了语言功能,按照她的处事原则,自是觉得这样的男子,只是见了人家小姐两面,就违背世俗不顾她的名声写这种情意绵绵的信,这样的行为太过轻浮,可是佟析砚却显然不这么想,她满腹诗论,蒋士林又是有名的才子清流,可能还没见面就对这样的人生出欣赏之意,对方再主动示好,当然随随便便就上了钩。

    “六妹妹!你是不是在想,他在骗我?”佟析砚歪在大迎枕上,将头枕在析秋的肩膀,语气里透着毫不掩饰的甜蜜感。

    析秋毫不否认的点头。

    “你这么想我能理解,他是堂堂蒋探花,虽然离了官场,可是京城提起他的人,谁不是佩服有加,他虽无官职却已经功成名就,可我呢,不过是个五品官府里的小姐,他能骗我什么?我这样的女子满京城不知几多,他若真是这样的人,又为什么挑我!”她坐了起来,认真的看着析秋,仿佛想要说服她,让她对自己的感情也生出信心:“你想想,他和二老爷政见不合满朝皆知,可他却和大哥表哥走的很近,可见他公私分明,他只和我书信来往,却不曾在信中说半个不敬之词,可见他人品端正,非登徒浪子之辈!”

    析秋只能点头,没想到她把蒋士林摆的这样高的位置,甚至露出自卑的样子来。无论那蒋士林名声多响亮,可依佟析砚佟府嫡出小姐的身份配他,却是绰绰有余的!

    “四姐姐……或许蒋公子正如你所说是个人品正直,很有风度的君子,可是单这一条和你私相授受的罪名,就足以否定他的一切,还有,你若动了情,大太太那里你想过没有?她怎么可能同意你嫁给他?!”

    佟析砚蔫了下来,重新倒在迎枕上,抱着析秋道:“你的婚事未成,我的婚事只怕也是坎坷居多啊!”又长长的叹了口气。

    析秋也歪着不再说话,两个靠在炕头各自沉默的想自己的心事。

    门外心竹掀开帘子,试探的问道:“小姐,天色不早了,我们回去吧!”

    佟析砚很任性的翻了个身,背朝着门口摆手道:“你回去把我的衣服取来,我今晚就睡这里了。”心竹一愣去看想析秋,意思是让她去劝佟析砚。

    析秋摇摇头笑道:“你也别为难,回去和端妈妈说一声,今晚就让她睡这里吧。”

    心竹没有办法,只能无奈的放了帘子出去。

    这一夜,析秋翻来覆去,夜里好不容易迷迷糊糊睡着了,却做了个很奇怪的梦,她梦到自己抱着一个刚出生的婴儿,那孩子白白嫩嫩的非常可爱,对面有男人和她说话,可是无论她怎么去看,也看不清对方的容貌。

    那孩子在她手里不安生,大哭起来,她一惊就从梦里醒来了过来,却发现真的有人在哭,转过头去找,却看到佟析砚正缩在被子里呜呜的哭的很伤心。

    “四姐姐!”析秋掀开被子,去看佟析砚:“这是怎么了?”

    佟析砚将脑袋从被子伸出来,眼睛已经肿了,她抱着析秋哭的更加伤心:“六妹妹,要是母亲不同意我嫁给他,我该怎么办?”

    这个问题,析秋真的不好回答。

    “不是还没有谈婚论嫁,现在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佟析砚眼泪流的更凶,可是析秋却没有更好的词语去安慰她,但私心里却认为,这件事情若想成,若没有大太太同意,只怕不好办,可若想大太太同意,除非那蒋士林重新做官,有了功名想必大太太那关也好过些!

    可是蒋士林就是因为不满朝政才退下来的,又怎么可能再回官场!

    析秋只觉得头疼……

    第二日一早,山东姨太太来信了,大太太接了信满脸的笑,待大老爷回府两人就关着门,在房里商量了半天:“老爷,您是一家之主,洪大人您又认识,这门亲事你觉得怎么样?”

    大老爷皱着眉头,问道:“若论门当户对,洪府的嫡子配佟府的庶女,却是我们高攀了,可是那洪公子身有残疾……”显然不怎么看好这门亲事。

    大太太收了信,为大老爷续了杯茶笑道:“我当时听到时也和老爷想的一样,对方什么门第不重要,重要的是三丫头嫁过去,能夫妻和美,所以我便让姨太太仔细去打听那洪公子的为人,结果您也看到了,那洪公子今年一十有七,府里却连个通房也没有,虽有些顽劣,但如今腿有隐疾反而让他收了心,听说如今一心在家读书,还帮洪大人处理公务,他虽不能为官,但多读书却是好事!”

    大老爷眉头松了松,若有所思道:“这件事先别着急定,洪府那边我再让人去打听打听。”

    大太太眉头一皱,硬生生将脱口而出的话咽了回去,她知道急不得,这件事除非大老爷不在家,只要在家就要做的周全,即便以后闹将起来,也不能让别人说出一个不字来!

    他忽然想到昨晚析秋说的话,心里一动就站了起来:“我去东跨院看看,你先歇着!”

    大太太表情平静的送他出门。

    房妈妈随后又走了进来。

    “戏班子的事,可去问了?”大太太看向房妈妈,房妈妈回道:“京城现在唱堂会的,有十八家,可大多都是些上不得台面的,奴婢问了能常在各府走动的,除了”长生班“和”柳容社“外,再没有了。”她顿了顿,又将两个戏班个擅长的戏说了一遍,长生班唱的是琼剧,柳容社则擅长越剧。

    琼剧唱腔铿锵,越剧百转千回,两个剧中各有不同!

    大太太就略一思索,道:“就柳容社吧!琼剧我听着还是不大习惯。”

    房妈妈就点头笑道:“奴婢也觉得,那琼剧唱词模糊,就是扮相也不如越剧唯美。”

    大太太也笑了起来,忽又想起个事儿,嘱咐道:“你明儿定了戏班,搭戏台的事就让钱妈妈去盯着,就用大少爷原来的院子,怎么做让他去和来总管商量,你就顺道去趟宣宁侯府,让大小姐和大姑爷回来一趟。”说完又叹道:“这孩子,明知道父亲回来了,也不回来走动走动!”

    “侯府里事情多,大小姐和您一样也是闲不住的,自是被事情拖了步!”她想到什么又问大太太道:“太太打算请哪些人?”

    “这个待会儿我们列个单子出来。”又想到武进伯父:“武进伯父你亲自去一趟,我们礼节上不要失了人家,至于来不来我们也强求不得。”

    “奴婢明白了!”房妈妈想到大太太拒了陈夫人后,陈夫人就再也没有来往过,前几日大老爷带回来特产,她亲自送过去时,任府的态度就不大好,也不知这次去武进伯府可还能顺利进去,毕竟婚事没谈成,两府又不是亲戚走动起来也要有缘由不是!

    当晚大太太和房妈妈将宴请的名单列了出来,两人忙到亥时,大老爷才从东跨院回来,一进门就冷了脸对大太太道:“洪府亲事,你告诉姨太太,就说我们应了!”

    大太太一惊:“发生了什么事?”她亲自服侍大老爷脱了外衣,又沏了茶端给他。

    大老爷就冷着脸,满脸不悦道:“你一片好心为她女儿挑着人家,她倒好,仗着自己生病便觉得一切都是应该的,也不想想,这几年他跟我在任上,三丫头她照顾的时间,还不如你多!”他怒意明显:“竟做那痴心的梦,让我去武进伯府提亲,整日想的都是她自己的事,也不想想,让我去提亲若是伯公爷应了我最多落个巴结权贵的名头,若是不应,我以后要怎么见同僚,怎么在朝堂说话?!”

    真是没脑子的东西,这样的话也敢说出口!大太太心里冷笑,面上却劝道:“老爷快别说气话,三丫头是她生的,婚事自然也要她同意才行!”

    大老爷冷哼一声,说的斩钉截铁:“你是当家主母,是孩子们的母亲,婚事由你做主便是天经地义的事!”他看着大太太的温柔贤良,想到刚刚王姨娘撒泼耍赖又砸了满屋子的东西的样子,就厌恶的皱着眉头:“这么多年,我当她知书达理,没想到……”摆着手,一副不想多说的样子。

    喜悦就从大太太心底里溢出来,昨晚大老爷打了桃枝,她就意识到大老爷对王姨娘的耐心终于告罄,今天大老爷一去结果果然如她所料!

    她给大老爷顺着气,安慰道:“她也是孩子气的性子,再过几日冷静下来就会想明白的!”

    “嗯!”大老爷仿佛彻底失去了耐心,一句都不愿多说,随意应了一声,起身进了净房。

    大太太嘴角浮起愉悦的笑意来,男子的宠爱不过是过眼云烟,只有名分才是女子真正所能依仗的根本!

    第二日一早王姨娘那边就闹了起来,大太太亲自赶了过去,也不知道两人关着门在房里说了什么,这之后王姨娘仿佛没气儿一般,直挺挺的躺在床上,两三天都没了声音!

    这边,房妈妈让来总管去定了戏班,约了四月十五的日子,她亲自去送各府送帖子,马车刚到武进伯府的侧门,守门的婆子就把她拦了下来:“哪个府的,何事?”

    房妈妈就挂着笑脸,将佟大老爷的名帖拿出来给守门婆子过目,嘴里笑道:“来给伯公夫人送帖子的。”

    守门婆子随意扫了一眼,指了指胡同边:“到那边等一会儿,我进去通报!”

    房妈妈气的肺疼,这班狗眼看人低的东西,上次来她们还客客气气的妈妈长妈妈短,这才过了几天就翻脸不认人了。

    可无论心里怎么想,她也只能笑着应了,乖乖的站在门边。

    等了半刻钟,那婆子也不见回来,房妈妈就探了头和另外一个婆子道:“请问妈妈,那位妈妈为何还未回来?”

    “伯公府那么大,就是坐轿也要一炷香的脚程,等着吧!”那趾高气扬的语气,就是在说房妈妈小门小户出来的,没有见过世面!

    房妈妈脸色铁青,正想转身驾车离开时,这时胡同口却并头进来两匹高头大马,马上面各坐了一位公子,一位长的微胖皮肤白净,但眼神却显得有些轻浮,另外一位生的丹凤眼,高坐马上自然而然的散发出一种令人不寒而栗的威慑。

    萧四爷?!

    房妈妈立刻低了头,朝其中一位侧了侧身,宣宁侯府毕竟和佟府是姻亲,萧四郎房妈妈还是见过几次的。

    萧四郎挑着眉头,从马上跨了下来,并没有认出房妈妈是哪一府的妈妈,可却并不妨碍他的脚步,就见他随意和房妈妈点了点头,将手中的缰绳丢给跟随的小厮,就大步跨了进去。

    这半会儿功夫,门里候着的婆子也迎了出来,朝另外一位虚胖白净的男子跪了下来:“三爷!”

    房妈妈一愣,原来这就是武进伯父的任三爷!

    任隽斜眼看了看那婆子,喝道:“起来吧!”又大摇大摆的从房妈妈面前走过去,房妈妈暗暗松了口气,正当她转身要走时,任隽又突然转过身来,看着房妈妈问道:“你!哪个府的?”

    房妈妈一惊,慌乱间低下头,回道:“奴婢保定佟府的。”

    “保定佟氏?”任隽歪着头想着,他身边跟着的小厮就在他耳边悄悄耳语了几句,他露出恍然大悟的样子来,又面色不善的眯着眼睛似笑非笑的看着房妈妈:“原来是吏部左侍郎佟正川府上的,可有什么事。”直呼二老爷名讳,语气很嚣张。

    房妈妈冷汗都出来了,她觉得这位任三爷看人的眼神,让人渗的慌!

    “奴婢来给伯公夫人送帖子的!”

    任隽退后一步,手忽然伸到房妈妈跟前,白白净净的手指却散着浓浓的脂粉味,房妈妈不明所以,抬头不解的看着他。

    “帖子!”任隽一脸的不悦,压抑着怒火:“本公子今天心情好,给你捎进去!”

    给她捎进去?房妈妈想拒绝,可看到他这副样子,像是随时都能抬脚踹她一样,就抖抖和和的将帖子递了过去,任隽接了大手一摆道:“帖子送了,滚吧!”随后头也不回的进了门!

    房妈妈站在门口,只觉得腿脚发软,连走路都迈不动步子!

    正在这时,院门里就传来萧四郎不悦的声音:“和一个婆子说道什么!”

    任隽就嬉笑着:“佟府唱堂会……正好闲着,去凑凑热闹!”说着哈哈大笑起来,就听到萧四郎冷哼一声。

    房妈妈听着顿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有种不好的预感!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重要声明
本站所有内容、均由收集自网络,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联系邮箱(xszbanquan@163.com)处理.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