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找书么,一秒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

找书么 > 玄幻 > 庶香门第 > 058 混乱(2)

058 混乱(2)

    章节名:058混乱(2)

    裙子脱下,就见到佟析砚的大腿上果然被烫红了一块,因为位置的尴尬,即便大夫来了也不好看症,只开了点治烫伤的药,析秋吩咐心竹取了些年前存的冰出来,给佟析砚冷敷了,又抹了二太太送来的紫玉膏,心竹忙着去院子里煎药……佟析砚见房里终于清净下来,人也长呼一口气躺在了桃粉色的迎枕上对析秋道:“六妹妹,谢谢你!”

    析秋坐在床边上,疑惑的看着她,问出心里的疑惑:“你怎么了?不是一心想听堂会,怎么又是一副烦躁不安的样子?”

    “我……”佟析砚还是这样,欲言又止,并非不愿意告诉析秋,而是在担心什么似得,摇摇头道:“你别问了。”

    析秋皱着眉头不再说话。

    房间里静悄悄的,一会儿心竹端了药进来,喂佟析砚喝了,她站在一边满脸的愧疚:“小姐……奴婢不知道王姨娘突然来接茶盅,若不然奴婢怎么也抓紧些。”

    “不是你的错。”佟析砚摆手道:“你去忙吧,我和六小姐说说话。”心竹有些惶恐的看了析秋一眼,就见到析秋朝她点点头,心竹心下定了些就退了出去。

    佟析砚却想到王姨娘和佟析言:“不是说来取我弄脏的裙子么,怎么人也不见了。”她直到现在才反应过来,王姨娘今天的举动很反常。

    析秋也纳闷,平日王姨娘再嚣张,也不会不顾忌大太太,可是今儿怎么这样没了分寸,难道是因为这些日子大老爷的态度不冷不热的,甚至还听说,大老爷在她院子里发了一通火,怒气冲冲的走了,连着几天不单是王姨娘那里,就是东跨院也是路过绕着走。

    王姨娘这样,难道是因为她最后的依仗也没有了,所以想要放手一搏?

    可是,她这样做到底想要干什么?

    佟析言的婚事还没有定,王姨娘这么做等于彻底得罪了大太太,武进伯的婚事已经是不可能,王姨娘不该好好和大太太相处,让她为自己的女儿寻一个好人家吗?

    还是说,王姨娘已经有恃无恐?

    她忽然想到了姨太太,听说徐大人被上峰举荐做山东布政司,举荐他的人姓洪。

    析秋朝佟析砚问道:“你和母亲去过山东,可见过徐大人的上峰?好像姓……洪!”佟析砚不知道析秋问什么,摇头道:“没有见过洪大人,但洪夫人却好像有些记忆,那时候年纪小,只记得她比母亲大很多,身体不好……”

    析秋皱着眉头,那位杨夫人徐天青并不熟悉,想必和徐家也不是通家之好,那么杨夫人突然造访是为了什么?一个人做一件事,必然有她的目的和缘由,就如大太太对杨夫人的态度,杨大人在国子监任职,和佟府并无牵连,她突然造访大太太非但没有奇怪,反而处处透着亲昵。

    这不符合大太太的性格。

    这么想着,仿佛有什么自析秋的脑中一闪而过……

    直觉上,她觉得王姨娘这次所针对的不是她,而是佟析砚,王姨娘分明就是在和大太太打擂台,在报复大太太!

    可是她和佟析言自她们回来后,却只让人将佟析言的裙子送来了,除此之外连面都没露。

    心里满是不安和疑惑,析秋去看佟析砚,又发现她恍恍惚惚正出神,不知在想什么,她起身为自己倒了杯茶,却忽然看到佟析砚坐了起来,朝她问道:“现在什么时辰了?”

    析秋看了眼正厅里的挂钟,就道:“巳时不到。”

    佟析砚站了起来:“来不及了!”匆匆忙忙从箱笼里翻出条裙子套在身上,又去喊心竹:“帮我重新梳个垂柳髻。”心竹推开门进来。

    析秋就沉默的坐在椅子上,看着佟析砚主仆在梳妆台前悉悉索索的忙活着:“发髻太矮了,再梳的高一些。”佟析砚左挑右挑,又翻开妆奁盒子:“我戴哪支簪子呢?!”

    心竹翻了支鎏金穿花戏珠步摇来,插在佟析砚头上:“小姐,这个看着很喜庆,不如戴这个吧!”

    佟析砚很不满意的摇摇头:“又不是过年,用不着喜庆,素净点好了!”又翻出个点翠飞凤绿宝石坠的步摇,两朵红白相间的珊瑚球形珠花:“把珠花放在左边,这样不会太显眼!”

    两个人一阵忙活,佟析砚终于满意的站起来,觉得少了点什么,又抹了点口彩,才展颜笑着回头看着一床的衣服:“六妹妹,我是穿茜红色的,还是石榴红?”

    又将所有衣服往身边比了比,拿不定主意的样子!

    析秋坐着喝茶,挑着目光疑惑的问道:“你想做什么?”

    佟析砚一愣,目光一闪笑道:“我哪有什么事,只是不疼了,我便想回去听戏。”

    不过听个戏何必大费周章的打扮,换了衣服还要换首饰,重新上妆,这样郑重的态度……

    只是佟析砚不说,她总不能去逼问,便指着一件褙子道:“芙蓉色吧!衬得面色红润。”就见佟析砚一手抓着一件芙蓉色的褙子,一手提着一件月白的挑线裙子,就要去里间试,迫不及待的样子!

    析秋叹了口气,站起来道:“那你先换着衣服,等你好了再去戏园子找我吧,母亲那里我也要去禀告一声,免得她担心。”说着已经打开门要出去了。

    “六妹妹!”佟析砚忽然回身去拉析秋:“你别生气!”

    析秋笑了起来:“我为何要生气,今儿的堂会可是父亲母亲特意为我们请的,若是我们姐妹都不在,不是白白费了他们的一番心思!”

    佟析砚看着她目光清澈,并无半丝不悦,终于松了口气,却依旧拉着她的衣袖道:“其实……我……”她话停住,又对心竹吩咐道:“你去门口等着。”心竹很不安的看了析秋一眼,默默退了出去。

    “六妹妹。”佟析砚拉着析秋的手坐了下来,脸上浮出两朵可疑的红晕来:“我不是有意骗你的……”她看着析秋,观察着她的表情,只见析秋脸上依旧挂着浅浅的笑容,并无半点惊讶,她有种被人看到心里秘密的感觉,泄了气道:“我就是想偷偷去外院看看。和他说几句话就立刻回来!”仿佛解释似得,生怕析秋不相信,紧紧抓着她的手。

    尽管有心理准备,析秋还是惊讶不已,她皱着眉头道:“满府里都是人来来往往,你怎么能现在去外院?蒋公子经常来府里,你若相见再约别的时间也不是不可以!”她回握住佟析砚的手:“你可知道,你这么做若是被人发现会有什么结果?!”

    佟析砚点点头,又坚定的摇头道:“六妹妹,他刚刚让人来告诉我,他要去福建了,可能这一年半载都没法回来,想连走前见我一面。”佟析砚哭了起来:“我也想见他,福建广东那边那么乱,宣宁侯爷已经半个月没有战报回来了,朝中都在传侯爷受了重伤,他去我怎么放心!”

    析秋叹了口气,都说爱情带给女人的,除了幸福和甜蜜,还有零智商。

    劝解已经没有用了,她只能道:“你怎么见?怎么和他说话?外院那么多人,若是碰上别人你又怎么办?!”

    佟析砚却笑了起来,巴着析秋道:“我知道一个地方,在东跨院和父亲书房之间,有个夹道,以前是方便父亲去姨娘那边,后来父亲不在府里,那个夹道也不用了,母亲就让人将门锁了起来,早就成了一个死巷,我偷偷在那里和他见一面,说几句话就出来,没有人会发现的。”

    那条夹道析秋知道,她当初给佟敏之启蒙,因为不想让别人知道,就每隔三日和佟敏之偷偷在那里见面,那里的有块砖还被她撬开了,里面藏着幼学和三字经,还有一把夏姨娘那边备着的角门钥匙。

    安全到是很安全,可是这样的事情她们不能去冒一点点风险:“虽是安全,但是若是有人知道,想堵着你们也是轻而易举的事……这太冒险了。”尤其是王姨娘今天还这样反常!

    “可我想见他!六妹妹你还小,没有这样的感觉,若是心里想着一个人,无论是吃饭还是睡觉,便是拿着书也满脑子都是他,我只是想见他,想听听他的声音,不会做出任何越轨的事……六妹妹,我只是不想和这世界上所有女子一样,随随便便嫁一个人,生儿育女为那人管理庶务,照顾妻妾,和别的女人分享同一个男人!”佟析砚露出义无反顾的样子来:“我和蒋公子,即使结局和你说的一样,最后我们都逃不开这礼教的枷锁,可我也要拼一次!”

    析秋无话可说,佟析砚这样的想法她可以理解,可以接受,因为她接受过现代的教育,人人平等婚姻自由,可是这不是现代,这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女子对自己的人生毫无决定权的时代,她这样做无疑是在悬崖上跳舞,一失足将会万劫不复!

    她很想抽身离开,甚至可以去告诉大太太,大老爷或者佟慎之,杜绝这种会因为佟析砚的莽撞行为,可能给满府小姐所带来的后果,当初佟析言在武进伯府,她之所以拦她,一来是因为想做给碧槐看,二来却真的想阻止她,佟府小姐的名声绑在一起,没有什么姐姐轻浮妹妹端庄的说法,这是佟府的家教,一个不贤所有人的名声都会被连累。

    反之亦是如此!

    这是古代家族的弊端,但也正因为这样的弊端,才使佟府不管内部如何,对外大家都是拧成一股绳,一条心,关系到自己的名誉和利益,没有人傻的去破坏。

    见析秋不说话,佟析砚不安的看着她,她也知道自己这样的行为太过骇俗,可是情感战胜了理智,她拉着析秋道:“六妹妹,你不用为难,这件事你就当不知道,你帮我在这里坐镇,若是待会儿有人来看我,你就说我睡了,若是姐姐或者母亲来,你无论如何也要帮我挡一挡!”

    看来,想拒绝佟析砚已是不可能了……或许她也觉得佟析砚这样很好,至少她努力过!

    析秋点点头道:“你速去速回,沿着院子的倒座穿过去,从东跨院的角门进去,那里人少,几个姨娘今儿都不在,也安全些!”她能说的只有这些了。

    “谢谢你!”佟析砚感激的看了她一样,站起来迅速换上芙蓉色的褙子,又照了照镜子,就带着心竹心梅出了门。

    析秋忐忑不安的坐在椅子上,司杏走了进来,见析秋面色不好,她问道:“小姐,四小姐怎么一个人走了?我们要不要再回去?”

    析秋摇摇头道:“等四姐姐回来我们再离开。”她忽然抬头问司杏道:“王姨娘在干什么?”

    “在三小姐院子里,关着门,墨香和水香守着外面,神神秘秘的不知道在做什么。”司杏顿了顿又道:“我让司榴盯着的。”

    没有动静,王姨娘到底想干什么?

    正在这时,司榴匆匆忙忙跑了进来,又关了门对析秋道:“小姐,三小姐离开了,看方向好像是东跨院,王姨娘一个人又重新回了戏园子。”

    “什么?”析秋站了起来,她心里砰砰的跳:“你可看清楚了,三姐姐去了东跨院?”

    司榴很认真的点点头:“没错,我看的清清楚楚,而且三小姐还换了衣服,妆面也是新上的!”

    析秋皱着眉头,静静坐了下来,佟析言去外院做什么?难道今天外院除了几位大人,还有什么人来了?

    无论谁来,佟析言去外院目的绝对不单纯,还有王姨娘突然回了戏园子,如果她猜的没有错,等会儿她定然会带着几位夫人以及大太太来看望佟析砚。

    “司榴!”析秋忽然站了起来对道:“你和端妈妈端了凳子坐在门外守着。”又吩咐司杏:“你换了四小姐的衣裳,躺在床上,无论谁来,都不要说话!”

    司杏脸都白了:“奴婢扮成四小姐?”

    析秋从刚刚佟析砚翻的乱七八糟的一堆衣服,随便翻出一件出来,递给司杏:“快换上。”司杏木然的将衣服换了下来,析秋又将她推到床上,给她盖了被子,将帐子放下来!

    “记住,无论谁来你都不要说话!”能脱一时算一时。

    司杏忐忑不安的看向析秋:“小姐,你去哪里?”

    析秋道:“我出去看看,你们一定要等我和四小姐回来。”她留在这里,若是王姨娘来了必然想方设法的挑破佟析砚不在的事,不如让司杏装成佟析砚,也好拖延一些时间,比起司榴司杏东跨院她最熟悉,只有她过去才能带着佟析砚在王姨娘到那里以前避开!

    说完也不管两人的反应,开了门急急忙忙的走了出去!

    她一路从小道走,绕开花园从下人的们住的倒座穿了过去,又过了个抄手游廊,终于看到东跨院的小门。

    罗姨娘在前面帮大太太招呼客人,梅姨娘在灶上忙着,王姨娘又去听戏,院子里的下人们不知是偷了懒,还是有人故意安排的,总之析秋一路都很顺利,甚至连个丫鬟婆子都没见到。

    进了东跨院,她并没有看到佟析砚,甚至连佟析言也没有见着,只有心竹和心梅两人一人守了一边,见到她眼睛一亮,就悄悄指了指那道小门。

    析秋对她们道:“这里不安生,你们赶快回去看看,司杏司榴不熟悉,你们在大太太若是问话,也能说的清楚点。”

    心竹心梅脸色一凛,朝析秋点点头,两人飞快的闪出了院子。

    析秋站在门口,院子里静悄悄的,连守门的婆子也不见一个,这样的状况很反常……王姨娘不可能什么都不做,她现在甚至怀疑,这根本就是王姨娘安排的陷阱。

    她走到那道和佟析砚说的角门边,果然听到里面有人在说话,仔细辨认确实是佟析砚的声音:“蒋公子,您真的要去福建吗?”

    “这件事我正在考虑,最近朝廷都在传侯爷受了重伤,圣上打算派巡抚去福建……所以我打算先行一步,去看看……侯爷对我有知遇之恩……”一个很陌生的男声,声音低沉,说的是很正宗的官话……

    想必就是蒋士林了。

    紧接着里面传出佟析砚低低的抽泣声,和蒋士林有些无措的安慰声:“我再考虑考虑,若是有了决定一定告诉你!”

    佟析砚不说话,还是轻轻哭着。

    析秋有些尴尬的想着,是现在就去敲门,还是去院子门口守着,毕竟她这样可算是偷听……

    正当她打算离开时,忽然,院子外面有脚步传来,悉悉索索的越来越近,王姨娘高亮的嗓音和大太太不悦的声音传了过来。

    大太太也来了?

    大太太能和王姨娘来这里,必然是已经去过佟析砚的院子里,发现了司杏假扮佟析砚的事,不知道大太太怎么处置她们的,析秋心里担心不已!

    她抬起手,飞快的叩着门环。

    里面说话顿时止住,传来错乱的脚步声,紧接着佟析砚脸色惨白的打开了门……

    一见是析秋,佟析砚眼睛一亮,很夸张的舒出口气,拍着胸口道:“原来是六妹妹,你吓死我了。”又回头对里面的人:“不用担心,是六妹妹。”

    紧接着有个男人走了出来,穿着湖蓝色的直缀,个子不算高,长眉入鬓,鼻梁很高,薄薄的嘴唇看上去让人觉得是个口才很好,很精明的一个人。

    他不敢直接去看析秋,侧开脸躬身深深作了一揖,道:“蒋某见过六小姐!”

    析秋点点头,也没心情去回礼,就拉着佟析砚道:“有人来了,我们快走!”

    佟析砚身体一晃,差点腿软坐在地上,她脸色惨白的回头去看蒋士林,而后者却是脸色在微微一变之后,忽然镇定下来:“两位小姐先去找个院子躲一躲,剩下的事让蒋某一人解释,无论如何都不能因此而毁了四小姐的名声。”

    析秋心里终于舒服了点,看来这个蒋士林还是个有担当的人,她随即道:“蒋公子不必如此,你从这里一直朝里面走,在右手边还有个角门,角门上的钥匙在门的左手边数过去的第四块砖下,你出去后一直朝前走是另外一道角门,出了那道门就是外院……”

    佟析砚惊讶不已,这夹道废了许多年,六妹妹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

    蒋士林也满脸的错愕,不理解析秋怎么知道这样的详细,甚至连钥匙都知道藏在哪里,可是这件事也不是他能问的,他道:“那二位小姐?”

    析秋摆手道:“你快走,没有你在什么话都能说的清楚!”说完并不去看蒋士林,作势就要去关门。

    佟析砚被析秋直白的话,弄了个大红脸,羞涩的站在析秋身边,拽拽她的袖子,蒋士林也面露尴尬,咳嗽了一声道:“六小姐误会了,这一切都是蒋某的错!”

    析秋见他做出要解释的样子,立刻摆手道:“快走,以后会有机会解释的。”蒋士林就深看了佟析砚一眼,又行了大礼:“有劳六小姐,蒋某告辞!”

    佟析砚满眼的不舍,视线舍不得移开半分。

    “等等!”析秋忽然又喊住蒋士林,在佟析砚惊讶的神情中,她问道:“蒋公子,冒昧问一句,你今儿为什么想到和四姐姐见面?”今天里外都这么多人,他怎么选了这样的时间。

    佟析砚怔了怔,蒋士林也是一愣,看向佟析砚道:“不是四小姐约的蒋某?”他说着去翻身上的口袋,又道:“是有位丫鬟,交了一封信给我,约我巳时见面,地点会再通知我!”

    佟析砚满脸诧异,析秋却是一下子明白了其中的环节!

    这时院外的脚步已经耳边,析秋来不及解释就拉着佟析砚出来,边对蒋士林道:“以后再说,蒋公子快走!”

    蒋士林匆匆朝另外一边走去!

    王姨娘的声音已经传了进来:“四小姐……六小姐!”然后又转了头对身后跟着的丫头婆子吩咐道:“去看看四小姐六小姐在不在!”

    析秋迅速将门关了,她没有过多时间考虑,更没有选择,比起和佟析砚一起掉进王姨娘的圈套,其它的一切都显得微不足道!

    她拉着佟析砚快速跑进了夏姨娘的院子,院子里小丫头见到是析秋,满脸笑的迎了过来:“四小姐,六小姐好!”析秋朝她点点头,就和小丫鬟吩咐道:“别和别人说我们来过!”

    “啊?”小丫鬟俯身行礼,惊讶的起头来,可院子已经不见了四小姐,六小姐!

    析秋带着佟析砚绕开正门,上了游廊进去后罩房,身后就听到婆子说话的声音:“大太太正在找四小姐和六小姐,你可见到了?”

    那小丫鬟也机灵,目光一转就答道:“奴婢一天没出去,没有看到四小姐六小姐。”

    婆子又在院子里转了一圈,在正房里瞄了瞄,就转身出了院门!

    佟析砚木然的被析秋拉着,七拐八弯的穿了几个房间,熟门熟路的走着,她想到析秋刚才说钥匙的情景,就忍不住问道:“六妹妹,你怎么对那夹道那么熟悉?”

    析秋头也不回答道:“以前和姨娘住这里,经常一个人躲在里面玩,没有人打扰又很安静,我常常拿了书在里面一待就是一下午。”却没有将她给佟敏之启蒙的事说出来。

    “六妹妹……对不起!”她怎么忘记了,析秋和夏姨娘曾被禁足在这里院子,一待就是三年,还听说她生了一场大病,差点就丢了性命,夏姨娘出不了院子跪在院门口,她还记得那天雨下的特别大,王姨娘在雨中整整跪了一天,那些下人欺下瞒上,直到晚上母亲才知道,请了大夫来总算捡了六妹妹一条命。

    母亲还因此发怒,好好整顿了跨院里的下人!

    想到这里,她就愧疚的看着析秋,微微红了眼眶。

    大姐姐和她虽是一母同胞,可是大姐姐出嫁时,那时候她还很小没什么记忆,这府里几个姐妹,只有六妹妹是真心对她的,佟析砚满眼里感动,她也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一想到有人不但知道她和蒋公子的事,还假他们彼此的名义,约对方见面,这分明就是一个圈套,有人拉着绳子的另外一头,只等他们进来就立刻收紧绳索,将他们牢牢扣在里面!

    后背上出了一身冷汗,被风一吹她忍不住打了哆嗦,她一阵后怕的想,如果六妹妹没有来,又不知道角门的钥匙,那么对方就和瓮中捉鳖一样,将她和蒋公子堵在夹道里。

    满腹的话想和析秋说,佟析砚却是哽咽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没事!”析秋停下来看着她,笑着道:“不是见到蒋公子了么,怎么好好的又哭了?!难不成是因为我打扰了你们,恼了我了?”

    噗嗤!佟析砚破涕而笑,胡乱擦了眼泪嗔道:“你还有心思开玩笑。”她顿了顿看着析秋不知从哪里拿出一把钥匙,打开一个房间的门,带着她进来又重新关了门,佟析砚打量着房间,里面摆设很简单,但是打扫的却很整洁,她问道:“这里什么地方?我们现在怎么回去?王姨娘肯定会让人搜这里的,如果被人找到我们躲在这里,又不知道惹出什么话来!”

    又是在夏姨娘的院子里,佟析砚不想因为自己,而连累析秋和夏姨娘。

    析秋皱了眉头,脸上露出犹豫的表情来,想了想她拉着佟析砚走到墙角的隔扇后面,随即佟析砚一愣,指着墙上开的一个小门问道:“这里还有个门?通到哪里去的?”

    析秋也不回答,推开门就拉着佟析砚走了出去。

    出了门走了几步,便是满眼翠绿,她纳闷道:“六妹妹,如果我没有记错,这是父亲书房的院子吧,我还记得这颗冬青树,是我小的时候种的。”说着她就抬起头来去找,果然一抬头就看到大老爷的书房,纯白的宣纸糊着的窗户上,还有人影在晃动。

    析秋点头道:“是的!”那是大老爷还宠姨娘时,又不想让大太太不悦,便让人在后罩房的一间空屋子里开了个小门,府里知道的人不多,姨娘和她说时,还满脸甜蜜的说:“老爷常带着我去他书房,我们在灯下一个看书,一个写字,有时候老爷还亲自泡茶给我……”

    夜半人静,红袖添香……

    她在被禁闭一年后,才知道,原来大老爷和姨娘也曾恩爱过!

    析秋不想和佟析砚解释这一切的来历,这些都是姨娘的记忆,若不今天迫不得已,她怎么也不会走这条路。

    院子里,还有男子的笑声,是大老爷和客人在说话。

    小厮们进进出出。

    佟析砚紧张道:“我们怎么出去?”到了外院虽然避开了王姨娘,可是面对的问题还是没有解决!

    析秋摇了摇头,到了这里就只有碰运气了,等大老爷待会送客离开,她们愁准机会出去,不过,如果能看到徐天青或者佟慎之就更好了,有了他们的帮助,想必回去能更加容易一些!

    “在这里等等,看看能不能到等到大哥出来!”她们靠在一棵茂盛的冬青树后面,和走道隔着好几颗树,位置很隐秘,若非有心人察看否则不容易被人发觉。

    佟析砚松了口气,靠在墙上脸上露出丝笑容来,她看着析秋道:“我今天很高兴……他和我说了很多,原来他每天也和我一样,在想我!”

    析秋抿唇笑着,所谓热恋也不过如此吧!

    她忽然觉得,比起佟析砚,她这个受过现代教育的人,反而更担小怯弱了!

    佟析砚满脸的甜蜜,眼睛紧紧盯着书房门口,仿佛蒋公子下一刻能从里面出来,她还能与他再见一面!

    不过,书房门口到真的走出来一个人,身材纤长,穿着天青色的直缀,温润如玉面带微笑,他朝着身边的小厮吩咐道:“去内院和夫人说一声,岳父今日性情很高,不如歇一夜再回去”

    “是!”小厮应了,萧延亦又喊住他道:“去看看四爷回来了没有,再找找任三爷!”

    小厮露出为难的样子来:“二爷,四爷出去办点事,稍后就会回来。至于任三爷,小的好像看到他往西边去了,内院都有守门的婆子,想必他还在外院!”

    萧延亦面露忧色,俊逸的面容添上一抹苦恼:“这个任三爷行事太没有章法,他又是老四带来的,我们不得不防着点!”

    小厮面色一紧,垂头道:“小人这就去找找!”

    萧延亦点点头,独自一人立在廊下,一抹金色的阳光自瓦砾间穿过,将他如玉的面容覆上一层淡淡的金光,从容,淡然……

    析秋看着也忍不住挑了挑眉,来不及感叹她忽然想到,说不定这个脾气很好的姐夫,能够帮她们!

    此刻,院子里除了萧延亦没有别人,不过这里有客人在,小厮们不会离开太久,下一刻说不定就会有婆子小厮进来。

    机不可失!

    析秋就拉着佟析砚道:“六姐姐,现在院子里没有人,你冲过去把大姐夫拉过来,让他带我们出去。”被萧延亦发现,总比成全王姨娘要好。

    到了外院,佟析砚本也没了害怕,只要不被人抓住她和蒋公子在一起,私自来外院的事不过被大太太罚一顿就好了,相比而言这种惩罚已经无所谓了,佟析砚便毫不犹豫的点点头,冲了出去。

    “大姐夫!”佟析砚过去,却因为跑的太快被树枝绊了一跤,一下子冲到萧延亦的面前。

    萧延亦一惊,伸手接住佟析砚,惊讶道:“四妹妹?”他又立刻四处看了一眼,意识到四小姐出现在满是男子的外院,所带来的后果,当下就拉着佟析砚身形一拐进来小径对面的树丛里,又闪进了院子边的抱厦里!

    这一切发生在一瞬间,析秋不过眨了两次眼,萧延亦拉着佟析砚就消失了。

    她抚额,目瞪口呆!

    到底是佟析砚说话太慢,还是萧延亦反应太快!

    变故让她措手不及,最好的时机没有了,院子里来来往往的人,进进出出,她一个人靠墙站着,又朝冬青树后面缩了缩,能做的就是等萧延亦出来,或者等下一次机会,自己从这里跑出去……

    她叹了口气,看着隔着树隔着小道隔着抄手游廊的抱厦的门,期待萧延亦能尽快想到办法,帮她们出去!

    等了约莫半盏茶的功夫,抱厦的门终于打开来,就见萧延亦转身又将门反锁了,淡然的迈着步子,走在院子里,目光却似有若无的朝析秋这边看来。

    析秋静静等着,果然见他在指派了几个小厮之后,瞅准着时机飞快的走了进来。

    “六妹妹!”萧延亦看着她,目光中没有疑问没有嘲讽,仿佛只是平常遇见时那样说话:“不要害怕,我会想办法送你们回去的。”

    析秋眉梢一挑,她见过萧延亦几次,并没有说过话,只是从大太太口中偶尔听到他的事情,知道他脾气很好,待人温和,然而真正和他如此近距离的接触,他这般慢条斯理的说着话,仿佛什么事情到他这里,就变的不再急迫,让人情绪不由自主稳定下来。

    析秋福了福:“多谢大姐夫!”她垂了头解释道:“是我们太胡闹了,给您添麻烦了!”

    萧延亦眼底露出诧异,他记忆中佟府的六小姐不过是个孩子,每一次见到她都是安安静静的坐在那里,面带微笑,仿佛任何事在她眼里都是平淡的,起不了如何波澜。

    却没想到,她竟然这样镇定!

    诧异过后,萧延亦淡淡的道:“无妨,我即是你们的姐夫,便也是一家人,你和四妹妹向来乖巧,今日之事想必也是无心的,只是现在院子里人多,若是被人看到虽也无妨,但这样的事情若能避免,则是更好!”

    析秋也是这样考虑的,赞同的点头道:“是!”

    萧延亦左右看了看,这时书房门口,大老爷陪着一位年长的男子出来,那人穿着深蓝色家常道袍,但行止却是一副官员作派,他和大老爷并肩站在廊下,两人皆是一副笑颜,但说话时声音很小,仿佛刻意压低着声音,不让旁人听见。

    这样的情况,就连萧延亦也不方便出去了。

    萧延亦面露尴尬的看了析秋一眼,笑道:“看来,六妹妹还要在这里多待一会儿。”

    析秋虽然心里着急,但面上却依旧平静从容,她笑道:“我无妨的,只是给您添麻烦了。”

    “不必客气!”萧延亦仿佛怕她紧张,就随意问道:“听说六妹妹和二妹相熟,还经常书信来往?”

    析秋也不惊讶,府里的小姐与外人结交,信件来往自然不是秘密,她道:“是!上次在武进伯府机缘巧合认识了二小姐。”

    萧延亦就点点头,面带微笑道:“二妹妹自小身体不好,母亲担心她的身体,就难免严格了些,养成了她孤僻的性格,很难与人相处,没想到她到与六妹妹有缘。”他顿了顿,仿佛在思考接下来的话会不会唐突了析秋:“若是无事,六妹妹便去府里去陪陪她,也可与你姐姐作伴。”

    析秋目露诧异,但随即消失:“是!”

    萧延亦又道:“只怕也不用等太久,下个月家母寿辰,到时候让你大姐姐邀了你们同去!”

    析秋点点头道:“是!”

    萧延亦觉察到自己说了许多,析秋却越来越拘谨,他低头去看她这才发现,因为树后的距离很窄,他们靠的很近,萧延亦露出歉意就朝后退开半步,将两人的距离拉开。

    这时,门外有婆子匆匆跑了进来,见到大老爷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大老爷旁边的官员就很识趣的进了书房,婆子就在大老爷耳边悄悄说了句什么,大老爷面色微微一变,又将二老爷喊出来交代了几句,他就随着婆子匆匆出了院子。

    这边,析秋皱了皱,暗暗猜测什么事情能让大老爷面色有这样的变化,耳边就听到萧延亦对她道:“劳六妹妹在此稍等,我去去就来!”

    带她们两人出去很容易,可要不被人察觉并不容易,析秋很理解的点点头,已经在考虑要不要退回去,从夏姨娘的院子回去。

    这边萧延亦已经朝她点点头,出了院子!

    析秋安静的站着,不一会儿院门口又进来一人,隔着树叶她看不清来人的相貌,但对方身形很高,步子很大三两步便进了书房,可转眼功夫他又走了出来!

    有小厮迎了过去,殷勤的问道:“萧四爷,您有什么吩咐?”

    “可看到你们大姑爷?”萧四郎沉冷的面容上,毫无表情,低低的声音也没有任何起伏。

    小厮出了一身冷汗,就觉得比起萧四爷,他们的大姑爷真是菩萨转世,温润儒雅待人又和气,不由暗自庆幸,幸好这位萧四爷不是他们的姑爷!

    心里腹诽着,小厮答道:“小的没有见着,要不然小的帮您去寻寻?”

    萧四郎摆摆手,很不耐烦的道:“告诉他,我有事先走了!”说着就下了门口的阶梯。

    小厮一惊,道:“是!”根本不敢开口说去送送之类的话。

    萧四郎负手出来,院子里进出的小厮,不由自主的低下头立在一边,生怕因为自己走路的姿势不对,而惹恼了这个外传脾气很暴躁又有武技的萧四爷!

    析秋也不由自主的,连呼吸都变的慢了一拍,待萧四郎走到门口,她终于看清了他的长相,长长的丹凤眼,微微眯着,眼眸深邃如一汪深潭,仿佛看一眼就能将人吸进去,高挺的鼻子,薄薄的唇角紧紧抿着,有种生人勿进的冷冽!

    她皱眉,不由想到萧延亦和萧延筝,同样是侯府太夫人所出,一母同胞,但却是天壤之别!

    她转过头,偷偷换了个姿势,却在这时,那萧四郎走到门口的脚步突然停了下来,毫无征兆的朝她这边看了过来!

    多吃点粽子哦~蛋黄的,豆沙的,红枣的~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重要声明
本站所有内容、均由收集自网络,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联系邮箱(xszbanquan@163.com)处理.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