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找书么,一秒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

找书么 > 玄幻 > 娘子别动手 > 第190章 我奉陪到底

第190章 我奉陪到底

    “我娘子今天都没怎么笑,你都不知道,她微微一笑的时候,我的心都要醉了!”百里少叙说。

    “滚滚滚,你恶心不恶心?!我午饭还没吃呢,我这什么都吐不出来!一天天个痴汉脸,真是脸皮厚如城墙。”

    “嘴长在你身上,你随意说。”百里少叙呵呵一笑,见着柳飞絮这模样,就起了逗弄之心,情绪也没那么压抑着了。

    “我懒得说你,我去吃饭去了。”

    柳飞絮白她一眼跑了。

    百里少叙继续低头温柔地为伊云纤尘擦试着头发,二人都没有言语。

    空气中沉默了好半晌,百里少叙伸手插在伊云纤尘的秀发中摸了摸,又握了握手里的毛巾,低声说:“娘子,好了。”

    “嗯。”

    伊云纤尘淡淡的应了一声,听不出她话音里的意思。

    百里少叙见她站起身来不知道干嘛去,他踌躇着问道:“娘子,我们也去吃饭吧?”

    “百里少叙……”伊云纤尘停下脚步唤了一声,后者连忙抬起头正视向伊云纤尘。

    “娘子怎么了?”

    伊云纤尘看向百里少叙,她那一向清冷的眸子在这一刻好似是春天化开了溪流,水声潺潺。

    “今天的事情就算是翻篇了,我要你答应我,下次不许这么干。输了就输了,咱们没什么好丢人的。”

    难得听到伊云纤尘这般俏皮的话,就跟耍无赖一样。

    说得对,人家二比一就是胜之不武嘛,咱们输了怎么了?在理!

    百里少叙松了一口气,眼中含笑道:“娘子,害你担心了,我有分寸的。”

    百里少叙上前抱住了伊云纤尘的肩头,埋头嗅着她的秀发——

    伊云纤尘也抬手挂在了百里少叙健硕的腰上,这怀抱,仿佛血液中流淌着热流的温暖。

    “百里少叙,你知道我担心你就好。”伊云纤尘喃喃一声,加重了手上的力度抱紧百里少叙。

    “我娘子自然是把我当心肝宝贝的,自然担心我!”百里少叙抬起头,吧唧就亲了伊云纤尘一口。

    “哎呀,满脸的口水,去洗洗吧,都是汗味。”这娇嗔的一声叫的百里少叙心里痒痒的。

    “还是很干净的。”说着,百里少叙又低头朝着她的右脸亲了一大口,当真是糊了伊云纤尘一脸的口水。

    伊云纤尘一把推开百里少叙,抬起袖子擦了擦脸颊,“赶紧回去洗洗!”

    “哈哈哈!”

    听着这爽朗的笑声,伊云纤尘的心绪也豁然开朗般,这爱恋仿佛烈日灼灼,散发着灿烂的光芒。

    百里少叙回了男子住所洗漱,伊云纤尘也跟了上去等他,都是熟悉的地方,没什么不好走的。

    ……

    周心儿结束比试之后并没有着急回住所,因为她知道此时的沈茹初肯定在住所内大发雷霆。

    沈茹初的人生可以说是一帆风顺的,是以养成了她狂妄自大、骄傲蛮横的性格。

    她得罪很多人,自己都不知。

    可是不论沈茹初再如何过分,只要沈家还在,只要她还是沈家嫡女,那她即便是想要天上的星星自然也有人前赴后继给她摘下来。

    而伊云纤尘今日救下沈茹初的这一举动,看似是冷静理智中做出来的绝佳选择,可沈茹初不屑于理解。

    即便周心儿和沈茹初说得很明白,但沈茹初心里的那口气咽不下去。此刻的她如同一个喷发的火山,冒着岩浆,周心儿可不想上前找不自在。

    何况她也不差沈茹初什么,凭什么她每每就要去承受沈茹初的怒火?即便在沈茹初面前她也一样是自在的,不像沈佳馨等人一样需要卑躬屈膝,看人眼色。

    但什么事情做的久了也就烦了腻了。周心儿懒得上去搭理沈茹初。

    等沈茹初什么时候气顺一点,说话和气一点,需要她周心儿的时候她再出现。

    难得的,周心儿单独一人出现在食堂。

    只是她这好心情没有持续太久,就见眼前突然冒出了百里少叙?

    “你找我有事?”周心儿抬起头,面露疑惑。

    “你回去转告沈茹初,就像今天这样,有什么事冲着我来,我奉陪到底。”说罢,百里少叙抬步就走。

    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周心儿不悦地放下了筷子,扭过头瞧了百里少叙一眼,见他正迎向伊云纤尘去端饭。隔着人海瞥见这二人,周心儿怎么瞧着有些刺眼呢?

    百里少叙和伊云纤尘本来就是一道来食堂的。

    百里少叙这边正好远远瞧见周心儿单独在吃饭,就借口说自己要去洗手,让伊云纤尘先去端饭,扭过头他就去同周心儿说了一句看似应战的话。

    不管这沈茹初做什么,他都无所畏惧。

    伊云纤尘也没多想,自顾端了两碗百味汤。

    恰好百里少叙过来了,有些烫手,百里少叙抢着帮她端上了托盘,似是习以为常,伊云纤尘看着百里少叙来了就放了手,扭过头又去看了别的菜。

    将这一切尽收眼底之时,周心儿也没了多少食欲。

    她记得沈左明此时还在医务室休息,他就这点本事?果然只是个平日里张牙舞爪,虚张声势的人。

    缓缓走在路上,周心儿想起沈茹初可能会在住所里也懒得回去了,独自走向引鱼潭看看风景。

    “二小姐。”

    “周昊?”

    “我在等二小姐。”周昊朝着周心儿拱了拱手。

    周心儿微微诧异道:“你怎么知道我要来这里?”

    “我也不确定,但你时常来这里。今日各届子弟们测试,讲师不在,子弟们都是休息自行修炼的。”

    周心儿失笑一声。

    “周昊,从小到大,你好像都很了解我似的。”周心儿如实说一声。

    其实一开始周心儿也是有恐慌的,但是她了解到这个在主家里几乎朝夕相处的人,让她觉得可靠,自然的,他对她的了解,她自然而然就不会排斥。

    甚至她觉得身边有一个这么了解自己的人,很好。

    “就如同二小姐了解我一样,因为用了心,所以了解。”

    周心儿看去,周昊面无异色,就像周心儿所说的,在陈述一个事实而已。

    “今天的事情也好,还是文试牵扯到执法堂的事情也罢,我都担心二小姐。”周昊说。

    周心儿猛地凝神看去,周昊也抬眸正视周心儿那洞若观火的眼神。

    “你怎么知道的?”周心儿抿了抿唇,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应该只有她和沈茹初周文美三人知晓才对。

    “我猜的。”

    周昊丝毫没有开玩笑,也不想从周心儿这里确定事情,就只是斩钉截铁的告诉周心儿,我知道。

    即便只是猜测,但周心儿喜欢周昊的聪明,也只有周昊在她面前这么大胆。

    周心儿点了点头,没有否认这件事。

    “你是想与我说沈茹初?”

    周昊沉声道:“我想提醒二小姐,小心沈茹初无理智的报复,一定要三思。”

    “这个问题不用你说我也察觉到了。但是这句话你却说的逾越了。我与沈茹初是什么样的关系我自己清楚,沈茹初是什么样的人我也了解。”

    周昊的目光微微闪烁,他又说:“今日比武场上,百里少叙的决心,我看的一清二楚。我想他和沈茹初之间一定有什么事情,以至于忘恩负义到了这种地步,所以担心二小姐会被波及。”

    话音里明显带了一丝恭敬,周心儿收回了视线。

    她解释说:“沈茹初会这么做,是因为因爱生恨。”

    “因爱生恨?”

    周昊也有一丝错愕了,他实在没想到沈茹初那种狂妄傲兀的人也会喜欢上旁人,还是个已有家室的?

    “这件事情你知道就行了,做任何事,我都有分寸的。”

    周心儿有些厌烦再去讨论沈茹初的事情,周昊看着周心儿眉眼中略显一丝疲惫,他抿了抿唇,欲言又止。

    当然,周心儿不可否认周昊的提醒,很是及时。

    晚间,周心儿收到周武的消息。

    “二小姐,明日的队伍赛,我还是与伊云纤尘相对。”

    这么巧合?周心儿也诧异一声。

    “沈茹初并不想进入主殿,所以她输给了你们也没什么。不过你有几分把握?”

    周武要的就是周心儿这句话,他是无所谓,就怕那两人万一和沈茹初对上,到时候赢了沈茹初会被惦记上,所以周武原本就有这一问。

    虽然那韩嵩与柳湘儿与自己不熟,也就是这次测试才碰面互相认识了一下,但到底都是一个队伍的人。

    而且她明白周心儿有时候有些虚荣的性子,她的人入了主殿训练,她也是有面子的。

    周武有这么一个为主子的原因,当然也是周心儿所说的,一荣俱荣,周武还是很想入主殿证明自己的实力的。

    周心儿自是了解周武的这些心思,是以她的话从来都是吩咐,而不是废话。

    “虽然没有百分百的把握,但是不出意外,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周武说。

    “想进入主殿,能进入主殿更好,但是注意自身安全。”

    虽然周心儿的野心被周武看在眼里,但是听到周心儿这句安慰人心的话,他心下还是划过一股子暖流。

    放眼整个周家嫡系一派的主子们,除了大少爷与二小姐一母同胞以外,其余那些个庶出主子,没有二小姐的身份,可是嚣张厉害程度丝毫不亚于二小姐。

    周武是周心儿的人,从他出生就决定了他不能背叛周心儿,事事要为周心儿马首是瞻。所以这一切他都习惯了。

    何况身为周家人,要让他服从其他庶出主子,还不如周心儿呢。

    “二小姐放心,我一定不会辜负你的期望!”

    “好。”

    周心儿应了一声放下了通讯器,但她没有因此而挂上笑容。

    伊云纤尘不是个让人小瞧的家伙,明日的比武场真是说不好。

    周心儿当即回了住所询问沈茹初。

    “我收到消息了,明日你们还是对上周武他们,伊云纤尘可有与你说什么应对计划?”

    沈茹初的脸色看着还是不善,但瞧清眼前人是周心儿,她深呼吸一口气,可还是没好气说:“她什么都没说。”

    “那你觉得你们队伍有希望入主殿吗?”周心儿问。

    “希望?”沈茹初嗤笑一声,“能有什么希望?到底修为摆在那里,合作赛还能互相配合,可是单独作战,灵力没了就是没了。”

    “看来你不抱有任何希望。”

    “那就看伊云纤尘又耍什么花招了,反正她输了我肯定也是高兴的,何况我修为摆在这里,输了也不丢人。”

    沈茹初到是放宽了心,丝毫没有为明日的赛事而感到丝毫压力。

    的确,赢不容易,输还不容易吗?

    可是周心儿总感觉伊云纤尘不会就这么善罢甘休,那个人可是很强韧的。但是也想不出来什么,便是早早休息睡去。

    翌日一早,天空有几层黯淡的乌云飘来飘去。

    柳飞絮推开窗户摇头晃脑道:“伊云纤尘啊,我看你是就此无缘今年主殿了,看看天空,一会儿要是下雨了那都是为你惋惜。可怜人哦!”

    这话说的真是让人觉得她很欠揍。

    沈零对镜梳妆着,回头看了柳飞絮一眼,笑着辩驳说:“我刚才也瞧了,今日虽然有乌云,可是风大,那云行动快,不一定会在咱们比武场下起来。定是不会耽误今日测试。”

    “测试虽然不耽误,但伊云纤尘这个队伍,啧啧,哎呀,没办法!咱也别嘴硬。”眉飞色舞的柳飞絮一把关上窗户,外面凉风吹来让她打了个寒蝉。

    韩小语收拾着被褥,面色有些不太好。

    难不成今日真的无缘主殿了?

    昨晚得到对手消息,没想到居然还是周武那一拨人,这一晚上她就没睡好,黑眼圈都有了。

    “话别说太满,还没到最后,谁也不知道结果。小语,咱们打起精神来。”

    “对,纤尘姐姐说得对!”韩小语握拳为自己打气。

    伊云纤尘从浴室中推门而出,将自己身前的秀发甩到了身后,见韩小语那一脸垂头丧气的模样,自然也是回了柳飞絮一句,也安抚韩小语一句。

    柳飞絮看她一眼,撇撇嘴嘟囔着,伊云纤尘没怎么听清,但却是觉得此时的柳飞絮让人瞧着很来气……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重要声明
本站所有内容、均由收集自网络,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联系邮箱(xszbanquan@163.com)处理.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