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找书么,一秒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

找书么 > 玄幻 > 剑魔逆神 > 第479章 黎星阁

第479章 黎星阁

    篝火噗噗燃烧着,为寒冬中的山林之夜带来温暖与光亮。

    夜已深,营地中赢天旭靠在树上守夜,周围四人皆是和衣而眠。他百无聊赖地用树枝拨动着篝火,目光却是望向别处,远处处于漆黑笼罩下的连绵山脉。

    “光是到达青雀山,恐怕就没多少宗门能够做到。染毒的水源,蛰伏的魔兽,再加上每个势力彼此间的勾心斗角……这个局,怎么和当初有些相像?”

    下意识嘀咕了一声,突然间,赢天旭听到一丝动静,抓起佩剑急忙扭头,却见是宁越醒来,直接走到他身旁坐下。

    “怎么,师兄也察觉到了端倪?”

    “端倪谈不上吧。只是,关于青雀山的传说,在这之前我也有耳闻过,在乱武州也传递得很开。但并没有哪位宗门超过凡尊境的强者提及过此事,他们才有可能见证圣泉枯竭之前的事情。”

    赢天旭摇了摇头,最后,着重说道:“现在想想,很古怪。”

    宁越点头道:“是很古怪,之前师兄匆匆赶回翺天宗那边,有些事情,我并不曾告诉你,那是我在山洞中所见。那里面,曾经……”

    洞中所见种种,他毫无保留告知了赢天旭,对于自己的这位师兄他没有什么好隐瞒的。况且,那些推断当初在洞内,就算是名扬剑门的人他也提及过。

    眼神凝重一丝,赢天旭应道:“哦?若是按照小越所见,倒还真是古怪了。你有没有觉得这一次的青雀山,和当初的魔霭山脉,有些地方挺像的?”

    宁越回道:“魔霭山脉的始作俑者在新锐大比上已经伏诛,这一点师兄也是亲眼见证的。虽然说被击坠的幻魔兽很可能金蝉脱壳,但想必也元气大伤,就算能够恢复如初,也不可能来到这么远的地方沿途不被发现。而且,只是一只灵智低下的幻魔兽留下,绝对设计不出那样的计谋。”

    赢天旭摇头道:“小越想岔了。我说的是,眼前的青雀山很可能也是某个势力为了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设下了圈套,诱骗我们至此。但是,有一点解释不通,就是他们为的到底是什么?总不能,又和魔霭山脉一样,用强者精血来孵化异兽吧?”

    耸了耸肩,宁越叹道:“眼下没有任何直接性的线索,只靠几处端倪去推测,哪里能够知晓背后真相。我们能做的也只有走一步看一步,小心谨慎了。”

    “小心谨慎吗?”

    突然,赢天旭声音再压低几分,瞥了眼一旁,附到宁越耳旁嘀咕道:“小越这次新结识的两名同伴,恐怕都来历不简单。在不清楚他们底细的情况下,必须留几分提防之心才行。”

    望了眼应该处于熟睡的雷疆与孟叶,宁越摇头笑道:“孟叶就没必要提防了,他跟着我不过是无处可去罢了。我知道,他隐瞒了不少秘密,但应该不至于威胁到我们。若说他和青雀山有关,就根本是无稽之谈。与他的相遇,太多偶然与巧合,远在千里之外。”

    “他绝对不是没有修为之人,虽然表面隐瞒得很好,我暗中也触碰过他,感觉不到什么玄力波动。只是,某些时候,他下意识地本能反应速度出卖了自己。有那样能耐的人,不可能一点修为都没有。况且,这种凶险之地他都敢跟来。”

    赢天旭暗暗一哼,目光再转向雷疆。

    “不过,孟叶确实应该没什么大问题。倒是另一个,恐怕不得不防。湮兵塔,这个名字我好想在什么地方听过,记不太清楚。但有一点可以肯定,湮兵塔是乱武州中的势力,而非万国边疆。而他却是与你同路来此。”

    “湮兵塔来自乱武州?”

    宁越一惊,但是很快,神色重新镇定,摇头道:“这也没什么,就像你我,可曾与他们说过自己的确切来历吗?也许,就和师兄你带着苏芊一起去乱武州历练一样,雷疆有事来万国边疆历练一番,顺道再去青雀山。”

    赢天旭应道:“也有可能,但是防人之心不可无。明明之前小越你不怎么与外人接触的,怎么现在变得如此好相处了?”

    “最直接的理由,接触的人不一样,不是吗?”宁越一笑,撞了撞赢天旭的肩膀。

    “好了,师兄你也奔波了一天,去睡觉吧。我白天睡够了,守夜的事情交给我就好了。”

    “没问题吧?”

    “当然。若是有什么情况,我再叫醒师兄便是。”

    “只怕,到时你又跑去一个人面对了。”

    话虽如此,赢天旭还是起身坐到了稍远些的位置,双臂环胸合上了双眼。

    夜,重归寂寥。

    看着熟睡中的几人,宁越不由暗暗一笑,团队中的人数又增加了,还是旧识好友。到时再等到与翼狩宗汇合,自己这边的战力就算面对翺天宗与名扬剑门联盟,也能分庭抗礼。

    不过,他可不想主动挑事,若是真如赢天旭所猜测一样,青雀山中其实与当初魔霭山脉一样,被人布下了阴谋圈套。那么,各个势力间的争斗,将成为葬送自身的契机。

    “应该还剩两天路程了,具体情况是什么,到时候自然知晓。”

    暗暗嘀咕一声,宁越随手抽出了暗煊古剑,望着锈迹斑驳的三尺剑锋,摇头一叹。

    “不知道,你还要多久才能够苏醒。”

    莎莎莎——

    就在这一刹那,不远处突然传出一阵声响,好像是有人穿行在树丛中碰撞了枝叶。那一刻,宁越眼神一凛猛然起身,长剑斜持身侧。

    环顾一望,并无什么异常。但是在他心中,隐隐泛起一丝淡淡寒意。夜晚的微风,好像更加冰凉了。

    突然间,他下意识抬头一看。应该刚才的声响回想起来,并非是地面上传来的。

    霎时间,宁越双眼一瞪,瞳孔在剧烈收缩。

    寒星寥落,残月当空。淡淡微风吹拂下,树枝上所立的一道女子身影倍显孤寒。长发在飘扬,披在身上的大氅也在轻轻抖动。

    “是你?”

    今天的惊讶够多了,宁越没想到在晚上还能够遇上一样。树上的女子他不可能不认识,准确的说,是见过不止一次,印象太深。

    游弋的幽魂,不知名的强者,在狂暴巨猩攻击中将他救下的那名女子。

    眼见宁越要开口询问,那女子急忙竖起食指到樱唇边,做出一个噤声的动作。而后,她纵起一跃,不发出任何声响落在了宁越侧面,树干之后,恰好是篝火光芒照耀的盲区。

    “你有什么事吗?”

    宁越轻声问道,刻意看了眼一旁,确认其余几人没有反应外,心中暗暗松了一口气。显然,那女子不希望自己的行踪还有另外的人发觉。

    没有言语,女子伸出了左手,在轻轻颤抖着,小手雪白如同病态,似乎还散发着一丝寒气。

    见状,宁越下意识一退,横剑身前,看清女子动作后再是一惊。

    女子的左手五指竟然抚上了暗煊古剑的剑刃,看似锈迹斑斓驽钝但是实则削铁如泥的锋芒。

    他下意思想要出声提醒,却又看到女子迅速将手抽回,在她好看的双眸之中显然泛起一层波动。

    “你的剑很不一般,好好珍惜。就此离开这里,别再往前了。”

    这是宁越第一次听到被唤作游弋的幽魂的女子开口,声音很轻,有些有气无力,还带着淡淡的凉意。

    话音落时,女子不再多说什么,转身蹬起,重新跃上树枝,几下兔起鹘落之后,身影消失。

    “她是……什么意思?”

    宁越愣在原地,不明所以。神秘女子的提醒,他很在意。

    很可能,她知道什么,而且还听到了之前自己与赢天旭的对话。而那个时候,他们两人都不曾发觉,暗中其实有一人隐匿。

    “果然,青雀山中隐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吗?只是,她之前那句话又是什么意思,难不成看出了暗煊古剑有什么特别之处?”

    低头打量着自己再熟悉不过的佩剑,宁越摇了摇头,百思不得其解。

    但有一点,他留意到了,唯一暴露女子踪迹的动静是在自己低语时出现的。也就是那句话,触动了那名游弋的幽魂,让她心境发生了变化。

    重新坐下守夜,宁越不可能因为那样一句没头没尾的提醒,就放弃这次行程。只是之后,确实必须更加谨慎了。

    ……

    一夜过去,再次启程。

    关于夜里游弋的幽魂突然到访之事,宁越没有与任何人说,毕竟她救过自己一命,又无恶意,既然不希望再有第三人知晓,他自然帮忙隐瞒。

    这次的旅途上倒是平静许多,没有撞见其余人,也没有看到曾经交战过的痕迹,一路无事。然而,没人胆敢松懈。

    静,也是一种恐怖。

    第一天平安无事,到了第二天,亦是如此,好像一切凶险都已经度过一样。宁越一行人畅通无阻,直至来到一处山谷中。在这里距离了不少人,而且入口可不止一处。

    “看阵势,乱武州的势力也出现了。”

    扫了一眼,宁越沉声一念。他并不认识眼前几股势力的装束,道不出宗门的名字。只是,从那些人身上波动的气息来判断,明显胜过之前所见宗门不止一个层次。

    他们,不属于万国边疆。

    “嗯,这里算是乱武州过来的一处歇脚点,也是与万国边疆到来势力的汇集处。之前为了去接你,我没走这条道,只是远远看到不少队伍进入了此处。”

    赢天旭点了点头,突然他目光一瞥,落在了一支队伍中,抬手撞了撞宁越的胳膊,笑道:“好像,我们的旧友那边也有人到了,不如去打个招呼?”

    “嗯?”

    宁越一愣,顺着赢天旭的目光望向前方一支人数不少的队伍,却见那些人的着装统一是紫色衣袍,表面绘制着银色北斗七星图案。

    “难不成,是黎星阁?”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重要声明
本站所有内容、均由收集自网络,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处理.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