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找书么,一秒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

找书么 > 都市 > 极品透视学生(极品黄金瞳) > 第3344章 白落蜕变

第3344章 白落蜕变

    宁涛一听,连忙从浑浑噩噩中惊醒过来,刚想去捡白落,浑身却酸痛难忍,动弹不得,一阵软绵绵的无力。

    即便一连服下了数枚青木丹,刚才疯狂战斗的副作用也未消散。

    若换做普通仙君怕早已经死了,即便没死,怕也要瘫上许久。

    宁涛这样已经算是好的!

    见此状,已经恢复了一些力气的荒院长,一把吸过来白落,投掷过去。

    而宁涛一咬牙,艰难的抬起一只手掌,狠狠的拍向了自己心口处,只见一团“金红色”的鲜血被喷了出来,在荒院长的凝聚下,随之飞向了小师叔。

    “唳唳唳……”

    “铛…铛铛铛……”

    天地间,疯狂的回响着震荡。

    金焱至尊惊怒(om),拼命的挣扎着囚禁的力量,想要从这个鼎炉中逃脱。

    它虽然不知道这老家伙在搞什么鬼?但它可以肯定,自己凶多吉少,恐怕还是对自己非常非常不妙的那一种。

    要知道,一头神兽,全身上下都是宝,哪怕在黑市各方面都有价无市。

    再弱的神兽也能遭到疯抢。

    就更别提一尊达到妖尊的神兽了!

    尤其是这个鼎炉,让他们兽族最痛恨的一种器皿,见到它,就仿佛有一种天生的阴影,内心忍不住就一哆嗦。

    “该死,该死啊……”

    “老家伙,你难道要拿本尊来炼丹?我可是金鹏界的至尊,你疯了不成?”

    面对它的咆哮,怒(om)骂,小师叔接过白落,精血,脸上却闪过一抹冷笑,沧桑怜悯道:“今天哪怕你是超级星系的至尊,也难逃一死,安静的呆着吧。”

    “但你放心,我会让你用另一种方式继续存在,和这杆qiang,融为一体。”

    话一出,金焱浑身一僵。

    虽然置身鼎炉中,一团团炼妖之火炽热,但它的后背却涌出一股寒意,一双猩红的兽瞳中闪过一股惊骇,颤栗。

    “你…你要拿本尊炼器?”

    “王八蛋,疯子,你个恶魔,快放开我,你知道你在得罪什么人么?你要是敢杀我,金鹏至尊是不会放过你的。”

    “它会血洗你大荒,tu sha和你有关的每一个人,还…还有,你保护那个宁涛,你知道他是什么人吗?他是……”

    还没说完,忽然被一拳打到脸上。

    半边的脸都给打歪了。

    生生让它到嘴边的话给吞了下去,小师叔掐诀,加大囚禁的力度。

    宁涛和荒院长脸色一变,心中沉甸甸的,“宁涛”的身份已经不再安全了,一旦其昭告天下,那将是寰宇公敌。

    那才是真正绝望的那一天。

    即便超级星系,都护不住他的。

    “咳…噗嗤……”

    金焱越来越虚弱,先后经历宁涛和小师叔的狂揍,已经毫无反抗之力了,但刚才,它好像明悟了什么,怒(om)目道:“你知道他的身份,你在包庇他。”

    “桀桀…哈哈……”

    见它狂笑,小师叔却平淡道:“很好笑吗?看来你这头扁毛鸟很耐烧呀?”

    “老东西,你能护得了他一时,但你能护得了他一世吗?我告诉你,现在是我们还没有将他的身份揭露,一旦到了那一天,整个寰宇都无他立足之地。”

    “就凭你区区一个大荒,一个小小的弹丸之地,即便隐藏了一些实力又能如何?你以为你能一直护得住他吗?”

    “不说寰宇,就算是我金鹏界你也挡不住,只要你乖乖的把他交出来,我金焱对天发誓,以鹏祖起誓,绝不会为难你和大荒半分,这是你最后的机会。”

    金焱咬牙狞笑道。

    但此刻,它全身已经滚烫无比,这么炼下去它早晚会被炼化的!

    然而,小师叔沉默(om)了片刻,抬头眺望了天穹数秒,平静传音道:“长生乃是禁忌,越是贪婪的人想要得到就越会遭到无法想象的惩罚,你们不会得逞的。”

    “我大荒虽弱,但也不是你金鹏界能动得了的,你不知道的事情……还太多。”

    说话间,顿时加强了火力。

    “你…啊啊啊……”

    金焱只感觉置身在一处熔炉中,热的难受,钻心的痛,越发煎熬。

    “老家伙,冥顽不灵,敬酒不吃吃罚酒,你会遭到报应的,想炼化本尊,没那么容易,你这个状态应该也撑不了多久了吧?我倒要看看谁先倒下。”

    “本尊可是经常进岩浆洗澡,这点温度算得了什么?我要亲眼看着你死……”

    见它怨毒,咒骂,尖叫。

    已经像发了狂,却的确很难炼化,它可远比普通的火属性妖尊强很多。

    说实话,这个材料要比预料中的要好很多,小师叔虽然很满意,却也有难度,其本身对火焰的抗性就很强,仅凭他的炼妖之火炼化,怕是需要很久。

    而且,小师叔目光一瞥,虽然大荒星域的人员已经疏散,留下的人寥寥可数,基本上都是大荒学院的核心人。

    但在暗中,一直有一道毒蛇般的目光紧盯着,随时瞄准他的破绽。

    他知道,这是那个地冥小家伙。

    一直躲在暗处,没有离开。

    以他现在的状态,如果只是单纯的想击杀二人,付出一些代价还是能做到的,可若是炼器,就没那么多的余力做到这一步,只能专心针对其一。

    小师叔浮现的白眉不禁一皱。

    而这时,宁涛在荒院长的搀扶下飞了过来,在金焱的嘲笑,大骂下,他缓缓摊开手心,一团金焰浮现了出来。

    “前辈,用这个炼化它吧……”

    一见此状,小师叔忽然眼前一亮,太阳圣火,对啊,他怎么把这茬给忘了,这可是天地间最强大的火焰。

    当即嘴角一勾,满意笑道:“好,你来注入圣火,剩下的交给我就好。”

    宁涛点头,随即艰难的盘膝而坐,又一连吞下数枚青木丹,将太阳圣火源源注入,而且得到至尊之力的加持,一瞬间就将金焱至尊给烫得尖叫。

    挣扎的力度强了十倍不止。

    “该死,这…这是圣火,太阳圣火,不…不要,放开我,快放我出去……”

    它从这火焰中感受到了死亡之威。

    但就在这时,小师叔一手抓着白落,qiang尖上凝聚了澎湃的力量,眸子微微一闪,瞄准时机,居然一qiang狠狠刺入了鼎炉中,正命中金焱的心口处。

    白落上不知何时浮现出密集符文。

    居然在吞噬它的生命精华!

    “唳…你…你们……”

    金焱僵硬了,只感觉浑身的力量在飞快消失,意识昏沉,一抹冰冷涌上全身,艰难道:“你…你们会遭报应的……”

    话落,就被无尽冰冷吞噬。

    金焱至尊,陨!

    宁涛和荒院长见状,脸上都涌出了一抹复杂,没想到,居然有一位至尊陨落在他们眼前,这种心情很难形容。

    然而,小师叔却是展开惊天手段,将白落放入鼎中,继续吸收金焱的力量,一连朝着鼎炉拍出一百零八掌,每一掌又带有数不清的连绵掌劲。

    一点一点的淬炼着白落的精华。

    “炼器术,鼎中升华!”

    “炼器术,蕴…器!”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重要声明
本站所有内容、均由收集自网络,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联系邮箱(xszbanquan@163.com)处理.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