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找书么,一秒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

找书么 > 都市 > 全职赘婿 > 第676章 回家的路

第676章 回家的路

    不在这里?”

    那是指哪里。

    虫娘不急不缓道:“人死,讲究个魂归故土,当然是安葬到大姐的故乡。”

    “故乡?”

    神秘的花魁,林宝在她身上,从来没看到什么人情味,她一直是个辣手无情的蛇蝎女人,甚至红豆的死,都要利用一番。

    突然提起她有故乡,才让林宝觉得多了一次人情味。

    人死后,罪恶就会清空吗?

    林宝突然好奇她的故乡,但说的话却是,“不行。”

    “为什么。”

    “运着尸体离开,太麻烦太危险了,我不同意,也不会帮你这么做,就地安葬吧,死都死了,她只会慢慢变成黄土。”

    虫娘微微皱眉:“林老大,我知道你为什么帮我,图我手里的账本而已,我不知道你的目的,但是你真想得到账本,最好帮我这个忙。”

    “我恐怕不能冒这个险。”

    “你拒绝也很难了,因为账本就放在了大姐的故乡,想要,就必须去那里一趟。”

    林宝眨了眨眼,倒吸了一口气,风月馆的人,真是个个人精,这手牌,虫娘是什么时候开始打的?

    她怎么知道,一定会被林宝救走,还是临时决定?

    虫娘抽了口烟,又似有痛苦的咳嗽着,身体虚弱的状态,让人看在眼里,“账本可以给你,我想你拿着那东西,也不会真的威胁到风月馆的运行,只会针对到赵悦,她做不好,账面赔钱,自然会按规矩被换下,所以我不怕你拿走账本了。”

    “你说的没错,我对你风月馆没什么兴趣,也没心情搞大事情,只是想当一个谈判的筹码。”

    “那你就珍惜时间吧,我时日不多了,随时可能咽气,现在全靠止痛药维持,今晚就出发。”

    “今晚?”

    “如果我突然死了,那你就全都白做了,什么都得不到。”

    拿自己的死,让林宝妥协。

    他挠着头,有些懵逼,这也太快了。

    稍作思考之后,他答应了,这是最后一件事,了解清楚了,他就彻底退出,过自己的软饭日子,逍遥自在下半生。

    那就把事情做完吧,走之前图个安心。

    祝小凉在另一个房间睡觉,林宝在微信上留言,和她简单说了一下,就带走了虫娘,尸体的位置,小野猫已经告诉林宝了。

    最后一次行动,不想麻烦她了。

    随后,林宝就先通知了许霏霏,要出门几天,办个重要事情,就像出差前和老婆交代一下。

    只是这次出差,有点突然。

    许霏霏没有问具体原因,只是叮嘱林宝注意安全,“要按时给我打电话,汇报安全。”

    “我这次不是什么打打杀杀的事。”

    “只有你自己去吗?小蝶不跟着?或者没带什么其他的手下?”

    林宝尴尬的笑了笑,“这次不用小蝶,手下什么的……其实还没我能打的,叫上了是累赘。”

    狮王和任齐天可不算是手下,那是盟友和朋友,不能随便叫来当跟班,何况这事是林宝个人行为,如果告诉了狮王,他根本不会同意林宝这么做。

    “老黄呢?”

    “黄元现在小日子过的很好,何必打扰,说不定明年就和江柔结婚了。”

    “哦……”许霏霏说是不过问,明显不放心,她最后又提了一个人,“白小姐不可以吗。”

    “小白?她……算了吧,老婆,我这身手你还不放心?真没几个人是我对手。”

    “哼,还不是被我骑在身下,一败涂地。”

    林宝噗嗤的笑喷了水,女神居然会开车了,说这么大胆的玩笑,明显是和林宝学的。

    许霏霏说完,也有些害羞的笑了,“被你带坏了。”

    “等我回来,你休息几天,咱们俩蜜月去。”

    “嗯,这件事过后,应该就没事了吧。”

    “差不多。”

    只要没有意外。

    挂了电话,许霏霏担忧的看向窗外,阴雨天,总是让人不安,偌大的落地窗,宽阔的视野,足够她俯瞰城市,此时却看见无数的阴雨连绵。

    白皙的手指勾着裙角,她微微皱起细眉,林宝身边,始终没安排过保镖,一方面是自己自信,另一方面,是林宝觉得做不长久,不必找。

    这一次,许霏霏不太满意了,有个保镖,是不是会更放心一点。

    她很看好那个叫白奴的女孩,按照她的识人用人思维,小白也出身地下拳场,能拥有的本事,就是这一方面,还是顶尖的,化为己用,发挥了她最大的优势,不是刚刚好吗。

    林宝却放任了小白,不要她加入到自己的事业中。

    这一点,许霏霏不太同意,但作为妻子,她理解。

    同样是斗兽场的奴隶,林宝是动了恻隐之心,不希望白奴再做杀人工具了,有恻隐之心是好事,冷冰冰的利用,才是坏事。

    她更希望林宝保持着人性。

    想到这,总算有点好心情,许霏霏在电话上对月玲说道:“丫头,看看最近哪里天气好,过几天我和林宝去蜜月。”

    “好的许总,国外也看吗。”

    “只看国外的。”

    “明白。”

    一场深秋的小雨,下到了晚上。

    夜晚的城市,在阴雨中变得模糊起来,灯光曲折,车辆反着光亮。

    租的车到了,林宝和虫娘两人,戴着口罩,低调的上了车,林宝是不会开车的,只能由病重的虫娘来开车。

    她一边咳嗽,一边抽着烟,光亮不足的车里,她的脸蛋反而在昏暗中,看起来顺眼了许多,毕竟底子好,看不见枯黄的病态,五官还是很精致的。

    “尸体呢。”

    “已经装在后备箱里了,你说开车要一天半,那明天下午就能到了。”

    “一天半,是高速公路的车程,可我们不能走那里。”

    “因为尸体?”

    “万一被检查了,那送不到大姐的家乡了。”

    “绕路会更慢吧。”

    “明天晚上一定会到。”

    林宝点点头,“时间你自己估计,拖得久了,尸体容易发臭,你不想你的大姐这么狼狈的入土吧。”

    “不用你提醒。”她眼神突然虔诚起来,“我们馆里的很多女孩,都在纸醉金迷里,忘了家乡。”

    家乡,更像是一个灵魂的归处。

    糜烂在风月馆中的女孩,大多都失去了人生的方向,堕落,颓丧,只顾玩乐,很快赚来的钱,就很快的花掉,用物质来填充空洞的灵魂,用虚荣的满足,获得那么一点点的慰藉。

    她们的灵魂,早已无家可归。

    “大姐说过,人要记得自己的家乡,因为人一辈子奋斗的目的,就是寻找到回家的路,很多人迷路了。”

    林宝佩服道:“秦潇湘还是有文化,总能说出点金句来。”

    “她一直劝导我们,要多读书,不要只在意钱,可很多人早被钱腐蚀得一干二净,成了钱的奴隶,听不进那些好言相劝。”

    把她们变成奴隶的,从来不是秦潇湘的诱导,而是人心的贪婪。

    车开出了市区,迎着湿漉漉的小雨,虫娘不能开的太快,到了第一个小镇的时候,她不得不停车,下车就猛烈的咳嗽着,一口血吐了出来,浑身抽搐,脸色痛苦的说不出话。

    “你……你有药吗,吃一点?”

    “算了,没用了,这条命就还给大姐,送她回家。”她双眼通红,流了一滴眼泪,“如果我撑不住死了,那就把我就地安葬,我愿意陪大姐一起,我也找到了我的回家之路,就是这一条路。”

    她指向漆黑的远处,转身上了车,浓烈的烟草来提神,呛的林宝打开了车窗,也只能忍了。

    那蛇蝎女人,狠毒了一辈子,还会有这么忠诚的追随者,不得不佩服这份人格魅力。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重要声明
本站所有内容、均由收集自网络,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联系邮箱(xszbanquan@163.com)处理.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