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找书么,一秒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

找书么 > 其他 > 一线女法医 > 【1081】,大结局三十五,江月白往事

【1081】,大结局三十五,江月白往事

    .pkgg.

    ♂

    而蓝可盈的话还没有说完呢,当下便听到蓝可盈继续慢悠悠地道。

    “而且这东西你之所以可以用,也是因为有一个灵魂心甘(情qing)愿地为你献祭给了这根法杖吧,唉,你还真是一个混蛋呢,一个人愿意这样为你连灵魂都舍了,你还用得这么理直气壮,你知道不知道你每用一次这根法杖,那么他的灵魂便要受一次折磨……”

    布鲁克斯不想再听了,这样的话他真的很不想听。

    “闭嘴!”

    蓝可盈会听他的话吗?

    答案是否则的。

    蓝可盈继续说自己的,仿佛她根本就没有听到布鲁克斯的话。

    “啧啧啧,难道你听不到他的惨叫声,啧啧,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那个灵魂应该是你的长辈吧,哎呀,你还真是一个白眼狼,一个混帐王八蛋,一个不仁不义的狗东西,唔,所以我叫你老狗你才那么淡定啊,原来你是知道叫你狗其实都是在抬举你了吧,果然有些自知之明呢!”

    布鲁克斯的脸色可是彻底黑了下来。

    他挥舞着手里的黑色水晶法杖放声大叫着:“闭嘴,闭嘴,该死的东方女人,你难道没有听到我的话吗,我让你闭嘴啊闭嘴!”

    蓝可盈直接白了他一眼,理所当然的,又非常理直气壮的:“喂,你是我什么人啊,我干嘛要听你的话,而且你让闭嘴我就闭嘴,用一句很时髦的话来说,我多没面子啊!”

    “扑哧!”一直在一边默默地听着两个人言语交锋的江月白终于没有忍住直接笑喷了出来。

    蓝可盈很少会与人动嘴的,是啊,这个丫头相比起动嘴来说,其实更喜欢的却是动手了。

    唔,不光是动手,还超喜欢动脚呢。

    听到了江月白的笑声,蓝可盈的目光转到了江月白的脸上,微顿了一下,然后忽尔一笑,同时蓝可盈抬起手向着江月白微微摆动了一下:“美人房东,好久不见了!”

    江月白也笑了,笑容依就是那么令人惊人:“好久不见了,小盈盈!”

    布鲁克斯的目光在江月白那灿若(春chun)花般的面上一落,心头的怒意更重了,一双眼睛简直都要喷出火来了。

    江月白这个混蛋,从来没有对自己这么笑过,但是现在这个一直吝啬给自己一个笑容的家伙,对这个叫做蓝可盈的女人,居然就能做到笑得如此开心。

    凭什么。

    不可以,不可以的。

    他布鲁克斯怎么可能会容忍这样的事(情qing)发生。

    “江月白!”布鲁克斯低唤出江月白的名字:“你别忘记你是谁的人。”

    说着布鲁克斯的目光又转到了蓝可盈的脸上,完全没有去理会江月白瞬间便敛起所有笑容的脸上。

    “蓝可盈,你明明都有未婚夫了,竟然还如此水(性xing)杨花地勾引我的人。”

    蓝可盈也不生气:“哟,成语故事儿没少看啊,居然还会说成语了,不过我怎么觉得成语从你的嘴巴里说出来,简直都是侮辱了成语呢!”

    说着,蓝可盈抬起双手,分别在自己的两个手腕上捏了捏。

    接着又活动了一下脖子,然后这才抬起手,伸出一根手指向着布鲁克斯漫不经心地勾了勾手指。

    不过这语气嘛依就是漫不经心那一挂的:“好了,和你浪费了这么多的口水了,不过嘛,真的很烦呢!”

    “布鲁克斯老狗啊,教你个乖哟,本姑娘一向不喜欢和人打嘴架,特别还是和一个狗(屁pi)的洋鬼子打嘴架,原因嘛,很简单,不爽啊!”

    “所以打一架吧!”

    布鲁克斯气得一张脸又是一黑。

    妈的,他早就想要打一个架了,也了一下在往黑色水晶法杖上的血色宝石里蕴力,不过这力还没有蕴完呢。

    当然了,布鲁克斯可没有怕蓝可盈的意思,只不过是他想要用自己的最强一击,直接在一发动的时候便可以秒杀蓝可盈,所以他也是一直耐着(性xing)子和蓝可盈在这里胡扯。

    所以现在虽然是蓝可盈主动提出来,想要动手的,但是布鲁克斯不想啊,于是布鲁克斯开口了。

    “蓝可盈,你说你是天师,那么你看得出来江月白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吗?”

    蓝可盈看看布鲁克斯,然后目光又在布鲁克斯手中的黑色水晶法杖上落了落,接着又深深地看了一眼那颗血色的宝石,然后目光这才落在了江月白的脸上。

    江月白的垂在(身shēn)侧的双手立时就是一紧。

    这个时候他竟然有种想要扑过来,捂住布鲁克斯嘴巴的冲动。

    但是很快的便听到蓝可盈发出幽幽的一声长叹。

    “之前我便一直都有些奇怪,我为何会看不出来美人房东的面相还有他的手相呢,不过那个时候我只是法医蓝可盈,而不是现在的天师蓝可盈!”

    “美人房东的脸上覆着一层死人皮,还有他的手上也同样覆了一层死人皮吧!”

    所以也正是因为这样的原因,所以她一直都看不透这位丰神清绝的美人房东。

    “美人房东曾和我说过,他以前出过一次很严重的车祸,所以现在看来,只怕当时的车祸,他的脸还有他的手也都是毁了吧!”

    江月白闭上了眼睛,脸色很是有些苍白。

    布鲁克斯这个时候却是放声大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哈,天师蓝可盈,不错,果然该有的眼力你都有了呢,倒是让我有些惊喜呢!”

    蓝可盈挑眉:“你确定是惊喜?”

    她猜得对不对,蓝可盈没有去问,但是从布鲁克斯的反应来说,蓝可盈也明白了,自己猜对了。

    而很明显,这一切应该都是布鲁克斯所为,而至于为何她在江月白的(身shēn)上却一直也没有感觉到有死气的存在,这应该就是因为之前自己见过的,江月白脖子上挂着的那个十字架吧。

    那个东西可是一个品相不错的法器,虽然当时自己初见的时候便觉得有些邪恶,不过,那东西倒是可以恰到好处地压制得住江月白(身shēn)上的死气。

    毕竟虽然从医学上的角度来说,人在刚死的时候,可以进行器官移殖还有人皮移殖的,而这些东西到了新的(身shēn)体上,只要长好了,没有了排异反应,那么就会成为了这具新的(身shēn)体的器官了。

    可是于他们天师来说,死人(身shēn)上的东西,就算是在新的(身shēn)体上成活了,也成为了这具新(身shēn)体的一部份,可是其上的死气却是只可能会变淡,却绝对不可能消失的。

    而以蓝可盈的眼力来说,再淡的死气也无法逃得过她的一双利眼。

    只是当时的自己却并不知道。

    现在知道了。

    那么……

    蓝可盈看着布鲁克斯,只要这个老家伙死了,那么他便再也无法控制美人房东了。

    不管曾经在美人房东(身shēn)上发生过什么,可是蓝可盈都希望美人房东可以拥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这一次,她不但想要救出龙傲天,同时还想要宰了布鲁克斯,还美人房东一个光明的人生。

    而布鲁克斯正在说话:“当然是惊喜了,蓝可盈你应该不知道,我可是一直没有遇到过一个可以配成为我敌人的人呢,所以我一直很寂寞,但是现在既然遇到你了,我发现我也许真的遇到了一个可以成为我对手的人呢。”

    “而且现在江月白的心里多了一个你,所以只有我当着他的面儿,杀了你,他才会真正地对我死心塌地吧!”

    蓝可盈没好气地翻了一个白眼。

    “喂喂,老狗你说这样的话,你好意思吗,你看看我家的美人房东,妥妥的一朵(娇jiāo)花好吧,你再看看你,又老又丑根本就是一坨牛屎好吧,对了,这句东方俗语你知道不,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

    江月白真的很厌恶这样的自己。

    他清清楚楚地听到,布鲁克斯将自己不堪的一切全都说了出来,摆在蓝可盈的面前。

    他只觉得自己的脸上很烫。

    这样的自己有多肮脏,这样的自己都厌恶到了极点……

    还在找"一线女法医"免费?

    百度直接搜索: "易看" 看很简单!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重要声明
本站所有内容、均由收集自网络,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联系邮箱(xszbanquan@163.com)处理.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