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找书么,一秒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

找书么 > 其他 > 熟女炼成记 > 第一百二十三章 元宵狂欢

第一百二十三章 元宵狂欢

    佳琪回到家已经是九点,又饿又累,原本是想给妈妈一个惊喜,没想到累成这样反倒竟让妈妈给吓到了。

    姥姥闻声知道宝贝孙女回来了,忙披上外套从房间了跑出来,忙关心地问这问那。

    “哎哟我的宝贝!你怎么今天要回来也不打一个电话。”老人家又担心又关心地说。

    佳琪进门后喝了点水精神好多了,见到姥姥妈妈顾不上晕车那股劲儿了,一个劲地抱住妈妈,看到姥姥又凑到姥姥面前。

    “没事啦,人家想给您们惊喜来着!没想到晕车了。”佳琪嬉皮笑脸地说道。

    “电话也不打,这么晚了,辛亏路上没出什么状况!”妈妈在一旁说道。

    “姥姥!”佳琪深情地叫着姥姥。

    “怎么了?”姥姥皱起眉头问。

    “我饿了!”佳琪淡淡地说道。

    “这孩子!还没吃饭呀?姥姥给你热饭去!”老人家说完就起身走去厨房了。

    “你这傻孩子!应该提前给妈妈打个电话,妈妈要给你准备丰盛的晚餐呀!”林欣宜用责怪地语气说道。

    又再一次的长途跋涉,佳琪吃完饭洗了澡就上床睡觉觉了。妈妈和姥姥本来心想着问佳琪这几天的境况,但看到宝贝儿累成那样也没有问什么了。

    云川的天气比滨海还要寒冷,虽说今年没有下雪,但持续的小雨也让人闹得更呛。刺骨的寒风夹杂着冰凉的蒙蒙细雨,此时,只有一个词能形容,那就是凄风冷雨。

    第二天,佳琪比前几天起得要晚,吃完饭就陪姥姥到楼下散步。经过昨晚雨水冲刷,地面还有些湿漉漉,天空灰暗。

    佳琪是一个懂事的女孩子,她觉得今年春节没能给姥姥过年,很对不起她和妈妈。一连几天都在家里陪她们,其他几位伙伴虽很想见佳琪,但没能征得佳琪同意。

    安迪也是一个大忙人,周涛的离开她已经完全从阴影走出来,完全把这事儿抛在脑后了。从滨海回到家以后匆忙两天走走亲戚之后,就投入了比赛练习中。每天七点出门去培训班,下午五点回家,又是练钢琴又是排舞蹈,可谓是一小能人啊!

    安迪从小妈妈就培养她学跟艺术方面的东西,她小小年纪就得过很多比赛奖项。当然也是妈妈的严格才造就她这样的成绩。

    李赢这个假小子。春节这几天天天忙着走门串友。收了不少红包。已经几天没跟佳琪她们联系。连佳琪她们回没回来了她也一无所知,就像佳琪所说的,李赢不知是重情轻友,还是重钱轻友!

    对于林燕儿来说。过年过节没有爸爸妈妈在一起。她从小爸爸妈妈就离开她,每当过年都会记起身边只有两位年迈的爷爷奶奶,不免有些沮丧。爷爷奶奶对她是百般疼爱,身边的亲朋好友更是很喜欢她,给了她一个温暖的春节。

    对于罗莉来说春节只有她跟妈妈,对于她所称呼的罗伯伯偶尔也会给她买东西来看看她们母女,她不明白妈妈跟她那么靠近乎,她还不明白。她始终以为这个世界上只有她妈妈一个亲人。却不知那个默默关心她,呵护她的也是她的亲人。

    春节后又是一年热热闹闹的元宵节。佳琪几人又恢复日常闺蜜堆一块儿的感觉。但是总少不了窦凯他们的干扰。这天,窦凯早早给佳琪打来电话。

    “喂,谁啊?”佳琪睡意朦胧,眯着眼接电话。

    “是我,今天有空吗?我想请你一块出去玩!”电话里传来窦凯的声音。

    “是你啊!一定要今天吗?”佳琪反问他。

    “你今天有别的事?”窦凯惊讶地说道。

    “嗯。李赢她们说今天要去唱歌!”佳琪说道。

    “那能带上我波!”窦凯半开玩笑的说。

    “你不是找我有事?什么事呀?”佳琪没直接回答他反而问起他来。

    “是啊,本来想找你去溜冰,咱们好久没在一起玩儿了!”窦凯说道。

    “算我一个可以吗?话说过了元宵节才算是真正意义上的开学,在不同痛快快玩几天,开学就没机会了,你们打算去哪儿玩?”窦凯问。

    “你想来就来吧,反正是唱歌,人多热闹些。”佳琪回答道,算是答应他的请求。

    下午三点钟,佳琪经过一番精心装扮, ,在往常一样,任志强早早地迎候在楼下,殷勤地为她打开了车门,佳琪也没有多余的言语,姿态从容地上了车,直接说出了哪里,像吩咐一个跟班一样,任志强高兴地应了一声,发动车子朝目的驶去。对于和任志强之间的关系,佳琪彻底无法理解了也就不愿消费脑细胞去多想了,对于这个忽然冒出的邻居和同学,有很多令人费解的举动,自从他在自己的生活出现之后,几乎像个影子一样无时无刻不出现在自己身边,摆都摆脱不了。上学放学他宁愿当个司机,会同学朋友他愿当个旁观者,平时不言不语,似乎刻意让别人感觉自己的不存在。所有这些怪异行为,让佳琪和朋友们不可理解。佳琪也曾当面问他:“任志强,你整天这样形影不离地跟着我,到底想干嘛?”

    “有吗?我有整天跟着你吗?是你的错觉吧?”他却装糊涂。

    “你别给我装糊涂,说,你到底有什么企图?”

    “企图?呵呵!我能有什么企图。”任志强笑说。

    “你不会是想追我吧?如果是这样,我劝你还是放弃吧,我有男朋友了,别在我这浪费时间。

    “哈哈哈哈,我追你?你被开这种国际玩笑了。在我眼里,你就是个孩子,谁会和一个孩子谈恋爱!”

    任志强肆无忌惮的笑声和回答把佳琪气得差点背过气去,又无言以对,自从那次谈话以后佳琪决定以后再也不理他了。可他依旧无时无刻地出现在她的生活里,她拒绝接送时,她也不坚持,不言不语地开车跟在她后面,让她无计可施。最后他妥协了,对于这个免费的司机跟班。不用白不不用,用了也白用,何况妈妈也知道这个人的存在,也乐意自己和任志强交往,暂且用着吧,不喜欢最多不跟他多说话就是了。这样一来,两人相处得还不错,你不主动问话,任志强似乎也不愿意多说一句。

    在约定的时间,两人赶到了一个叫“东方明珠的ktv”。窦凯和李赢他们先到了。已经开好了一个包间。窦凯在大门迎候,看到佳琪后面跟着的任志强时,满脸的笑容有些僵硬,但还是不失风度地迎上去。

    “你终于到了。就等你了。”无视任志强的存在。

    “是吗?大家都到齐了吗?”佳琪报以歉意的微笑。“她们在哪里?”

    “在二楼包厢里,走,我带你去。”窦凯握住佳琪的手,两人并肩上楼,顺势贴在她耳边问:“你怎么走哪里都带着他呀?”

    “怎么了?吃醋了?”佳琪会意地笑笑,故意反问。

    “他!我吃他的醋,他也配,整天跟个木头人似的,你会喜欢这样的?除非你看上他了的钱。一个学生开辆豪车,明显是显摆他多有钱,这样的人我看着就反感。”窦凯故作不屑地说。

    “谁看上他钱了,是他每天跟着我,丢也丢不开。”听窦凯这么说佳琪有点气急败坏。

    “你小声点。别让人家听到了,别生气,逗你玩儿呢。。”窦凯安抚道。

    说话间进了包厢,佳琪的到来,引起了不小的骚动,房间里所有人都向她跑来,有抱怨来晚的,有说一天不见想死她了,所有夸张的表情和动作。

    “好了好了别问了,唱歌唱歌,怎么不点歌。”佳琪正中沙发上坐下,大家各自归位。

    “我们也是刚到不久,还没商量好吃点什么。”罗莉说。

    “还有什么好商量的,唱歌能吃什么叫个果盘,几个点心,一点饮料不就行了了。”佳琪说。

    “我是这么说来着,可李赢不同意,非要点啤酒喝,还强迫在场所有人都要点,你说不是强卖强买吗?”罗莉不满地指着李赢说。

    “唱歌不喝酒唱个什么劲儿,越唱越没劲儿。你们不懂的喝点酒之后,精神亢奋起来,你们糟糕的嗓音也容易接受一点。”李赢振振有词地说。

    “我赞成李赢的说法,清醒时听别人唱k和喝酒之后完全是两种感觉,这个我试过。”安迪说。

    “别说啦,愿喝酒的就喝,愿喝饮料的点饮料,赶快点歌吧,来ktv不就为了飙歌。”佳琪说完,不管别人的态度点了橙汁,就去操作台点歌去了,大家不再为点酒或点饮料的问题争论,纷纷报了自己想要喝的饮品,一起围绕,争相选自己的歌。

    包厢里的气氛迅速升温,热闹非凡,唱k的大多数歌唱的得不好,只是图个热闹和开心,因此每首歌演唱期间,喝彩者有之,起哄者有之,热闹而痛快。

    这时林燕儿一首歌唱完,引来一阵掌声,歌曲转换之间,有一段静默的时间,只听到李赢和两个男生推杯换盏的声音。

    “《情非得已》?谁的歌?谁的,把麦拿去。”林燕儿声音透过麦克风的放大,震得房间嗡嗡作响。

    优美的旋律响起,房间里其他的嘈杂声忽然停了下来,在场的所有人似乎都被这首歌所吸引,停下了手中的活动和肢体动作,大家的反常举动让李赢觉得自己选对了歌,大伙对自己的演唱十分期待,原本坐着的,也站了起来,双手捧着麦克风随着旋律卖力地演唱起来。

    佳琪听着这首歌,觉得所有人一样觉得有些熟悉,有些伤感,似乎和某一件开心的回忆有联系似的,她努力去想,却想不起来,当佳琪看懂旁边安迪的脸色由错愕到痛苦扭曲频临崩溃时,她忽然想起谁曾经唱过这首歌,在那次郊游的篝火晚会上,林皓用吉他边弹边唱这首歌。

    一定是这首歌勾起了安迪对林皓的回忆,进而想起了那场争风吃醋引发的悲剧。佳琪伸手揽住了安迪的肩膀,想给她安慰,却被她挣脱了,起身跑了出去,佳琪轻轻走过去,低声问。

    “安迪,你还好吗?”

    “没怎么,我没事。”安迪强忍着悲痛,强颜欢笑地回答。

    “没怎么你躲在这儿哭什么?别骗我是不是又想起周涛了,李赢这死丫头,什么歌不好点,偏点那一首。”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重要声明
本站所有内容、均由收集自网络,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联系邮箱(xszbanquan@163.com)处理.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