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找书么,一秒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

找书么 > 其他 > 狂妃,本王要定你了 > 第116章十日惊变

第116章十日惊变

    看到来人,帝君眉峰一蹙,挥了挥手,示意帐内的人全部退下。

    烛光微微,火苗跳动,仿若心脏在扑腾。

    帝君径自倒了一杯热茶,递给金之南,“这么晚了,有事吗?”

    接过帝君递来的茶盏,金之南端在手中,却没喝。清秀的脸庞上难掩沉重之色,黛眉紧紧蹙着,“我都听到了。”

    帝君缓缓抬头,挑眉看了她一眼,轻轻嗯了一声,没有再说什么。

    “行风说的对,一日流落在外,便多一份的危险,我知道你的顾虑,让我去吧!”

    帝君仿佛没有听到金之南的话似的,他缓缓坐了下来,面前是一张武阳关的地形图,他看得很是仔细。

    啪的一声,拍在那张地形图上。白皙的纤手遮挡住了完整的地图,金之南神色沉重,“让我去,相信我,我会将她平安带回来!”

    轻轻的吸了口气,无法再研究地形图,帝君端起一旁的茶盏,浅酌一口,“很晚了,回去睡吧!”

    “为什么不让我去?如今语嫣生死不明,难道真的让她孤身在外吗?秦昊不知道派了多少人追杀她,目前她的处境很危险啊!”

    帝君缓缓抬起头来,寒眸里泛着犀利的光芒,震得人无法言语,“我知道!正因为如此,难道你要让我看着你也陷入危险吗?如今武阳关秦国探子无数,一旦发现可疑之人,宁可错杀, 绝不放过。”

    “可语嫣……”

    “此时若是加派大量人手去寻找语嫣,秦昊必然会得知语嫣如此孤身一人,这样对于语嫣的处境并不利。”

    金之南急忙打断了帝君之言,“我知道,所以我决定只带一小队人马出发,你放心,若是她……真的还活着,我一定会把她带回来!”

    “回去吧,很晚了。”

    金之南见他毫无置疑的拒绝,心下大火,“帝君,她是你妹妹,你唯一的亲人。如今她身陷险境,我们不能不采取行动啊!”

    语嫣生死不明,帝君心中自然忧心不已。眼眸深沉似海,紧紧的锁住金之南,沉沉道:“忘了我曾经教过你的吗?冲动行事非智者所为,若无万无一失之策,不但救不了人,也许反而会让事情变得更加棘手!之南,今日你冲动了,平日你不会犯这种错误的!”

    金之南闻言心中一急,一句话下意识脱口而出,“因为她是你的妹妹,我在乎!”

    话音一落,帝君内心猛的一震,一些异样的情绪蔓延整个心房,只觉得震荡难平。

    金之南也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深吸一口气,躁乱的思绪渐渐清明起来,她选择了一个最合理的解释:“你于我而言,有着重生之恩,之南毕生没齿难忘!如今你唯一的亲人生死未卜,我无法冷静,无法置之不理。不错,今日我冲动了,未曾纵观全局。但是,我的建议不无道理。大批人马寻找她确实不可能,我一介女子,更容易混入武阳关。”

    金之南想了想,又开口道:“我先行一步,孤身上路。让一小队人马尾随在后,同时还需要派出几队人马,扰乱秦昊的眼线。这样虚虚实实,真真假假,反而让人琢磨不透。”

    帝君缓缓站起身来,收起之前的地图,背对金之南,“很晚了,回去睡吧!攻打武阳关也就这几日了,做好准备。”

    “帝君……”

    帝君转过身来,刀锋一般的眉紧紧蹙着,“你的建议很好,我会这么做,不过你留在军中,我会另外派人去。”

    “为什么?你不相信我能够找到语嫣?还是我不如你下面的人?”

    拖着沉重的步子,帝君走到金之南身边,看着眼前这个只到自己肩膀的娇小女子,那双如星辰般的眼眸里泛着较量的光。不用与闺阁女子的妩媚撩人,她整个人迸发出刀锋般的果敢与桀骜。

    “不!”帝君轻轻摇了摇头,“你比他们任何人都要优秀,你是我见过最勇敢,最坚强的女子。”

    “那为什么?”

    嘴角不经意间掀起一抹浅浅的笑意,然而金之南却在这抹笑意中读到了一个男人心中的苦涩与无奈。

    “还记得我的故事吗?娘亲为了救我而杀了父亲,这是我永生都无法跨越的魔障,多少个日日夜夜里,这件事反复的折磨着我!”说到这里,语气微微一顿,眸光霎时变得温柔醉人起来,“我不想再次重蹈覆辙,你可懂?”

    听到这里,金之南心中狠狠一疼!

    “你不想我因为你去救语嫣,而有何危险吗?”金之南深深吸了口气,她忘形的握住帝君的手,紧紧的,那般用力,“不错,我确实是因为你而去救语嫣,纵然我有何不测,那也是我心甘情愿!你为什么要有心理负担,为什么要背负这样莫须有的压力?”

    “哪怕此去我会死,你也不欠我,明白吗?”而我,欠你的却不是用性命就可以还清的。

    两人的手紧紧相握,静默良久之后,金之南松开了帝君的手,径自向着帐外走去,“夜深了,早些歇着吧!”

    在即将跨出帝君的营帐时,金之南停下脚步,并未转身,轻声说:“忘却过往吧!不要让自己的心再背负任何枷锁,你的爹娘他们在天上看着你呢,你是他们生命的延续。我相信,他们希望你幸福!”

    离开之后,金之南并未直接回自己的营帐,而是向着另一顶营帐走去。

    刚刚才掀起门帘,帐内已经休息的人登时起身,冷冷低喝:“谁?”

    金之南径自走了进去,掏出火折子,点燃烛火,昏黄的光照得床上那人美得有些飘缈、

    如墨见到来人,不禁冷哼一声,“今夜是刮了什么风,竟然迎来大统领?”

    如墨对金之南的敌意从未掩饰,在权擎王府时,金之南就已经知道。

    “纵然你为民军统领,但是我这里不欢迎你,请你离开。”

    金之南恍若未闻,她向着床边走去,坐了下来,“我有几句话想对你说。”

    “我不想听,你我之间无话可说。”

    金之南淡淡扫了她一眼,并不如何犀利,却难掩骨子里流露出来的霸气,“你不听也得听。”

    “现在立刻给我找十名武艺高超之辈,我会潜入武阳关,在我离开后,让这些人尾随在后,切记不可暴露行踪。”

    金之南不是没有想过在民军里面寻找几人,但是民军成立时日尚浅,而且全是平民组成。武艺高强之辈并不多,受过暗探和杀手训练的人更是没有。

    成玄奕手下能人异士极多,但是他肯定不会同意金之南身陷险境,是以金之南并不打算告诉他。

    如墨像是听见笑话一般,轻蔑的笑出声来,“你凭什么命令我?你以为你是谁?”

    金之南登时站起身来,一把抓住如墨胸前的衣襟,冷冷道:“我没那么多耐心,若想为你家主子分忧,就按照我说的做。”

    “你什么意思?”

    语嫣的身份,帝君的心腹全部知道。所以金之南也不打算隐瞒如墨,“语嫣逃出秦国,如果孤身一人,生死未卜,我要去找她。”

    “你疯啦!”如墨心中一惊,急忙说道:“如今武阳关全是南秦的暗探,外来者不仅进不去,而且一旦有点嫌疑,全部格杀!这些日子,枉死的人还少吗?你孤身潜入武阳关,无疑是找死。你以为以一己之力,能杀过武阳关内的数万守护军吗?”

    “这个无需你操心。”金之南淡淡开口:“记住我说的话,至于你做不做,你仔细想想。”

    金之南说完,径自离开。

    夜已经深了,大地沉沉睡去,万簌俱寂。

    在这一晚的深夜十分,金之南躲过军中的守卫,孤身一人向着武阳关的方向行去。

    当帝君和成玄奕知道的时候,天已大亮。

    清晨的第一缕日光破开层层云雾,洒下万丈金芒。如此明媚的清晨,却让整个军中感到一片寒意。

    如墨恭恭敬敬的伏地而跪,头埋得低低的,一语不发。

    帝君缓缓站起身来,难掩那一身的寒霜,将手中的茶盏登时掷向如墨,声音沉沉,徐徐缓缓,“如墨,你可知这一次,你犯错了。”

    如墨一听此言,娇小的身子轻轻一颤,头埋得更低了。

    “如此擅自做主的下属,若是换了本王,早就砍了。”成玄奕看都没看如墨一眼,烦躁的来回踱步,嘴上低声自语:“这死女人,太不让人省心了。”

    成玄奕冷冷的瞪了帝君一眼,“权擎王藏得够深啊,秦国皇室都还有你的人。”

    帝君没有理会成玄奕,他径自走到如墨身边,“她昨夜走后,你派的人何时出发的?”

    “回主子,大统领离开一个时辰之后。”

    帝君再也不看如墨一眼,对着成玄奕说道:“你留守军中。”

    成玄奕冷冷一哼,“为什么是我?你留在军中,我去寻她。”

    帝君显得有些烦躁,反口问道:“我还要去找我妹妹,难不成你也有妹妹找?”

    也不等成玄奕反驳,帝君再次说道:“若是十日之内,我还未回来,你便直接率兵攻打武阳关。”

    然而,此刻的他们并不知道,这短短十日之内,将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在这十日之内,有人欢喜,有人哭泣,有人绝望,有人死亡……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重要声明
本站所有内容、均由收集自网络,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联系邮箱(xszbanquan@163.com)处理.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