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找书么,一秒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

找书么 > 都市 > 小白杨 > 第63章

第63章

    这时候,有人敲了敲门,白新羽伸长了脖子往门口看去,却看到进来的人是霍乔。白新羽一看到霍乔,那真是恨得咬牙切齿,他对霍乔的感觉本来就很复杂,有些羡慕,也有些嫉妒,通过这次的选拔,估计霍乔这个笑面虎在每个人心里都留下了不小的阴影,让人真想抽他两巴掌。

    霍乔好像没看到俩人复杂纠结的表情似的,自顾自地笑着走了进来,亲切地慰问着:“你们两个醒啦,身体感觉怎么样?”

    白新羽绷着脸说:“好像没残废。”

    霍乔笑道:“那就好,难得一次能招上来三个,这可是好几年不遇的大几率啊。”

    白新羽想到那两个从毒气室里出来的兵,特别为他们不值,最痛苦最难熬的时候都已经过去了,那时候他们只要能再站起来走上一百米,就通过选拔了,可却在最关键的时候功败垂成,这实在是太残忍了,如果不是陈靖把他拉了起来,他本来也该是那样的命运,所以他特别能体会那两个人的感受。

    霍乔道:“你是不是想着那两个放弃的人呢?觉得他们很可惜。”

    白新羽撇了撇嘴,“对。”

    霍乔轻笑道:“他们在最后关头放弃了,对于我们来说,只要腿没断,命没丢,都不该放弃完成任务。”

    “可他们不是因为体能不行才放弃的,是你的选拔方式太……”

    霍乔道:“恰恰是因为这个,我才不能要。如果他们是真的站不起来了,但心里没有放弃,也许我会酌情收了他们,但是他们的状态跟你、跟陈靖差不多,却因为怨愤和不满的消极心态而放弃,光这一点,已经让他们失去了成为特种兵的资格,因为不成熟的个人原因而影响任务,这是大忌讳。”

    白新羽呆了呆,他知道霍乔说得也没错,可心里还是堵得慌,他道:“那我……我岂不是也不合格,如果不是班长,我可能也会放弃。”

    霍乔勾着唇角一笑,眼里闪过一丝精光,“真的吗?你真的会放弃吗?”

    白新羽抿了抿嘴唇,脑袋有些发晕,他会放弃吗?当时那个情况,如果陈靖没有把他从地上拽起来,他是会拼了老命地爬起来,只为了能追着俞风城的背影再走两步,还是干脆眼一闭,好好休息?他不知道,因为已经没有了那个如果,所以自己当时究竟会怎么选择,他已经无法判断了。他摇摇头,“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比起他们两个,我也未必合格。”

    “是啊,你未必合格,谁让你运气好呢,你们小班长关键时候拉了你一把,至于你到底合不合格,还有第二轮的选拔来考验你。”他说完,就走到了陈靖床边,一屁股坐下了,笑着拍了拍陈靖的肩膀,“小陈,你果然没让我失望。”

    陈靖苦笑了一下,“排长,我也算是侥幸吧。”

    “你不是侥幸,我相信你有实力通过选拔,你也确实证明我的眼光了,你和风城是我最看好的兵,这次的选拔结果我很满意。”

    白新羽叹了口气,心想自己完全是个意外中奖的啊,这一路上,如果没有俞风城,他不可能走到毒气室的一关,而如果没有陈靖,他又很可能坚持不到最后,以他这样的实力,能通过第二轮的选拔吗?

    陈靖问道:“风城呢?”

    “在你们隔壁呢,还没醒。”

    “没什么大碍吧。”

    “没事儿,这次选拔没有人受重伤。”

    “我们现在在哪儿呢?”

    “在野外训练基地的医院,过两天把你们送回连队,等文件批下来,你们就可以来雪豹大队报道了。”

    陈靖有些紧张搓了搓手,下意识地去推眼镜,却想起来自己很早之前就收起来了。

    霍乔笑道:“不用带了,你知道你现在脸肿成什么样了吗。”

    陈靖笑了笑。

    霍乔站了起来,朝陈靖和白新羽行了个军礼,“我代表雪豹特种大队,再次对你们表示祝贺,不过路还长着,继续努力吧。”

    陈靖和白新羽连忙回了军礼。

    霍乔一笑,从兜里掏出几块糖,洒在俩人的被子上,“好好休息吧。”

    霍乔走后,他们又躺回了床上,虽然填饱了肚子,但肌肉依然痛得受不了,两只脚肿得跟霍比特人似的,白新羽躺在床上照了半天镜子,不断地问陈靖自己是不是黑了,皮肤是不是粗糙了,脸是不是肿变形了,最后把陈靖烦得拿枕头砸他。

    晚上的时候,大熊和梁小毛来了,他们都穿着病号服,显然也来住院了。

    陈靖看到他们,就深深叹了口气,白新羽则很是不自在,无论是面对大熊还是梁小毛。

    大熊看上去跟没事儿人一样,笑呵呵地说:“班长,新羽,你们好点儿没有?”

    陈靖道:“没大碍,休息几天就好了,你们呢?这么快就下床了?”

    “我们没事儿。”大熊道:“听说你们最后在毒气室呆了三分钟?小毛跟我说有人都熏得失禁了,靠,太他妈变态了,虽然被淘汰了挺遗憾的,但要让我进毒气室,我未必撑得住,所以也是因祸得福吧。”

    梁小毛叹了口气,“你就别刺激我了,我可是进去遭了罪受不了了才爬出来的,早知道那样还不如跟你一个时候退出呢。”

    大熊哈哈笑了起来。

    梁小毛看向白新羽,诚恳地说:“新羽,不管以前咱俩怎么样,这次我对你是真服气了,我祝贺你,真心的。”

    白新羽本来见到梁小毛还想嘚瑟一番,这下子反而不好意思起来,如果没有俞风城和陈靖,他未必能比梁小毛坚持得更久,而且,当时在毒气室里,他也受不了决定放弃了,是俞风城死死拉住了他,这件事没有别人看到,他也不好意思说,梁小毛的“服气”,让他多少有点儿心虚,他抓了抓脑袋,“那个……其实……要是没有班长,我也不能通过。”

    梁小毛笑道:“不管怎么样,是你击中了直升机上的狙击手,你还坚持到了最后,我收回我当初说的话,你有实力通过选拔。”

    白新羽笑了,“谢谢!”

    陈靖也露出了释然的笑容,“通过这次选拔,大家都成长了不少,光冲着这一点,这次的行动就有意义。”

    梁小毛笑嘻嘻地说:“班长,那检查可不可以不写了。”

    陈靖一瞪眼睛,“不行,一万字,少一个字都不行。”

    俩人哀嚎了一声。

    几人嘻嘻哈哈地聊着天,看上去都恢复了正常,只是这次选拔对他们造成的身心创伤,并不是短时间内能够痊愈的。

    第二天早上醒来,白新羽感觉身体好多了,也有了下床活动的欲-望,他和陈靖一起去医院的食堂吃了顿饱饭,然后在外面溜达起来,毕竟是当兵的,半天都闲不住。

    散完步,陈靖提议去看看俞风城,白新羽心里一紧,他又想去,又不太想去,不禁犹豫了起来,陈靖却不知道他的纠结,径自领着他去找俞风城了。

    敲开病房门,俞风城正坐在床上玩儿手机,他一扭头,正对上白新羽的眼睛,俩人的目光在空气中接触,刹那间,好像有无形地火花在巴兹巴兹地闪动,俞风城目光微黯,白新羽心头一紧。

    陈靖的目光在俩人之间扫了个来回,轻咳了一声。

    白新羽回过神来,装作若无其事地说:“你醒了啊,来看看你。”

    俞风城淡道:“过来坐吧。”

    陈靖道:“身体好点没有?能下床了吗?”

    俞风城点点头,“没事了,就是想好好休息两天。”

    三人一时不知道该往下说什么了,陈靖虽然没提,但他对俞风城隐瞒子弹的事始终有些耿耿于怀,而白新羽则更是不知道如何面对俞风城,他们心里各怀心事,尽管坐得这么近,却好像有一层无形地隔阂挡在中间。

    最后,俞风城道:“班长,我和新羽单独说几句话好吗?”

    白新羽一怔,脑袋沉得抬不起来。

    陈靖似乎早料到了,他站起身,“那我先出去了。”

    白新羽一把拽住了陈靖的袖子,他抬起头,跟小狗似的看着陈靖。

    陈靖拍了拍他的肩膀,转身走了。

    病房里再次陷入一阵尴尬地沉默。

    俞风城看着他,“你生我气呢?”

    白新羽摇摇头,“没有。”他实在没有理由生俞风城的气,俞风城一路上都在帮着他,放哨的时候让他睡觉、最后一口水给他喝、自己开车让他休息,最后的毒气室,如果不是俞风城压着他,他也早就放弃了,他能走到最后,都是因为俞风城,他有什么理由生气。他就是……就是难受,在最后关头,俞风城还是放弃了他,尽管那是当时最明智的决定,从理智上讲俞风城没做错任何事,可他就是过不去自己心里那个坎儿,他无论怎么都忘不了俞风城毫不犹豫离去的背影,忘不了他怎么叫都不回头的那个坚决的背影,那种被遗弃、被放弃的沮丧、失意,是理智无法释怀的,原因无他,只是因为他对这个人动心了,而他知道俞风城却没那么在乎他。

    俞风城道:“我也没什么好解释的,我不可能在最后关头放弃。”

    白新羽心脏抽了抽,“嗯,我知道,我得谢谢你,你帮了我不少。”

    俞风城的手在身侧握成了拳,“不管怎么样,你最后通过了……但你真的想来雪豹大队吗?”

    白新羽低声道:“老实说,我不知道,但不到走不下去的那一刻,我不会再放弃了。”他看着俞风城,心情无比地复杂,究竟可以跟着俞风城走到哪里呢?他连自己应不应该跟下去都不知道,他根本不该喜欢俞风城,可他又是个很遵从本心的人,以前喜欢什么东西,他就是死皮赖脸地求着也要弄到手,他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真的看上一个人,叫他怎么放下啊。

    俞风城沉声道:“你有来雪豹大队的理由吗,如果你不端正态度,会让你遭遇危险的几率增大,你懂吗?”

    白新羽心道,我的理由就是你吧,可他不敢说出来,他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那么孬了,他白新羽从来不是扭捏的人,他犹豫了半天,还是说:“我想当狙击手。”这话倒也是真的,就算没有俞风城,他还是想当狙击手。

    “你知道当一个狙击手有都难吗。”

    白新羽摇摇头,“不知道,但如果我不适合,第二轮选拔会告诉我的。”

    俞风城抓住了他的手,认真地看着他,“你没必要勉强自己。”

    白新羽抿了抿唇,“我……我又未必不适合,不管怎么样我也会试试。”

    “第二轮选拔是真正拼实力的,我帮不了你,你只能靠你自己。”

    白新羽脱口而出,“我不用你帮!”

    俞风城深深看着他,白新羽沉声道:“俞风城,接下来真的是我自己的事了,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留下来,但如果我没成功……”他抬起头笑了笑,“等咱们俩都退伍了,还能聚聚吧。”

    俞风城抓着他的手腕,一把把他的身体拽向了自己,按着他的后脑勺,吻住了他的唇。

    白新羽怔了怔,既没躲开,也没回应,他心里涌上一股悲凉,因为他感觉得到,俞风城根本不认为他最后能留下,就连他自己也没一点把握,说来说去,他只是侥幸通过。

    俞风城哑声道:“我希望你留下。”

    白新羽心脏一颤,明亮地一眨不眨地看着俞风城,“要是我真的留下了呢?”

    俞风城张了张嘴,明明想说什么,最后却没说出来。

    白新羽推开了他,自嘲道:“看你那样儿,我要是真留下了,你就跪下叫大王吧。”

    俞风城嗤笑一声,“你先留下再说。”

    白新羽担忧地说:“那个……你说那天,你小舅还有其他人,会不会看出来什么。”

    俞风城挑了挑眉,“你说呢。”

    白新羽龇了龇牙,“不知道啊,他们应该没那么敏感吧。”

    “别人我不知道,但我小舅知道了。”

    白新羽吓了一跳,“我靠,你吓唬我呢吧。”

    “我吓唬你干什么,我一醒他就问我了。”俞风城轻描淡写地说,好像没什么负担的样子。

    白新羽瞪着眼睛,“那……他就没什么反应吗?”

    “能有什么反应,我小舅那个人随性惯了,他才不会管我的私事呢。”

    白新羽突然表情变得惊悚起来,“你小舅不会告诉我哥吧。”

    俞风城眯起眼睛,“你哥自己就是个同性恋,告诉了又能怎么样。”

    白新羽急道:“我哥能揍死我!虽然他自己是,但是他从小就警告过我不许学他,不行,我得去找霍乔……”

    俞风城拽住他,“行了,坐下吧,我骗你的。”

    白新羽表情都扭曲,“什么?”

    俞风城耸耸肩,勾唇一笑,“我小舅没问我,虽然我感觉他知道了,你这么着急,是承认自己是同性恋了?”

    白新羽怒道:“去你大爷的,我什么时候承认了!跟男的睡又不一定是同性恋,你……你他妈找抽啊你。”

    俞风城暧昧地说:“那是什么?是跟男的睡的异性恋?”

    白新羽朝他竖起了中指,“是你大爷。”

    这时,护士正好进来给俞风城量血压,白新羽就走了,回到病房后,陈靖看他的眼神有些怪怪的,白新羽觉得那天起疑的肯定不止一个两个,他现在对着陈靖都有点儿心虚了,幸好陈靖也不是好奇心过盛的人,没怎么问,让白新羽松了口气。

    两天之后,他们身体恢复得差不多了,被集体送回了连队。这次通过雪豹大队选拔的三个人,都是三连三班的,给许闯和陈靖大大地长脸,他们回去立刻受到了热烈地欢迎。

    一下车,冯东元和钱亮就跑了过来,一把把白新羽熊抱住了,“哈哈哈哈,新羽,你太牛了,你居然真的通过了,你太牛了!”

    白新羽眉开眼笑,得意地说:“怎么样,小爷潜力无限吧,快夸我,接着夸!”

    钱亮大笑着,“你小子真有两下子,不过脸皮还是那么厚。”

    白新羽大笑不止。

    许闯把他们三人叫进了办公室,拍着桌子大笑,冲王顺威说:“老王老王,你看看,有面子不?”

    王顺威笑道:“有,都是咱们的好兵。”

    许闯哈哈大笑道:“昨天去团里办手续,太有面子了,碰上四连的我都是抬着下巴走的,哈哈哈哈。”

    王顺威哭笑不得,“哎呀行了你,老大不小了还跟小孩儿似的,这么好强。”

    “当兵的不争强好胜怎么行。”许闯看着他们三个,“不错,你们这趟给咱们三连争光了,尤其是陈靖,你不仅自己是个优秀的班长,带出来的也是优秀的兵,陈靖啊,你真是舍不得放你走啊。”

    陈靖笑道:“是连长带兵带的好。”

    许闯笑道:“别恭维我了,我现在真是不知道该不该高兴了,霍乔那个王八蛋一下子弄走了我三个兵……”他的目光从陈靖、俞风城一直移到了白新羽身上,最后定住了,他玩味地摸了摸下巴,“你和风城通过,我倒是不意外,白新羽……你是真叫我大大地意外了一把,该说从你入伍的那天起,你就给我制造了太多意外。”

    白新羽道:“谢谢连长给我这次机会,另外,我也一直想谢谢连长让我去炊事班,虽然我开始不喜欢那个地方,但是我认识了武班长,而且得到了历练,这也是我宝贵的一段经历。”

    许闯哈哈笑道:“拉倒吧,跟我打什么官腔,你当时心里不知道骂了我几百回了吧。”

    白新羽一阵尴尬,他以前对许闯确实是相当愤恨的,可是成长起来后,再回头看自己以前的经历,才开始发自内心地感谢许闯,不过,把许闯祖宗十八代都问候过几百回也是事实,他支吾道:“怎、怎么会呢。”

    许闯道:“白新羽啊,我当时把你放到炊事班,是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你要是自己不争气,你现在也还在炊事班,我大概也忘了你这个人了,是你自己抓住了机会,所以你不用感谢我。”

    白新羽道:“连长,你能问问你为什么当初要给我那个名额吗。”这件事他一直耿耿于怀,起止是梁小毛和其他战友质疑,他自己都质疑。

    许闯反问道:“你自己觉得是为什么?”

    白新羽眨了眨眼睛,“是因为我进步大,你看到了我的潜力吗。”

    “你进步确实大,但是比你优秀的仍然有不少,说实话以你当时的水平,是不足以去参加选拔的。”

    “那是为什么?”

    许闯道:“霍乔这次给我们几个连长提了个奇怪的要求,他要求在每个连队选拔的人里,加一个‘不确定因素’,可以是一个人缘不好的兵、发挥不稳定的兵、严重偏科的兵,以此来考验其他人对危机和困难的应变能力,这个‘不确定因素’,我和老王第一个想到都是你,白新羽,你明白吗,你就是那个我们最不好把握、最出乎我们意料的兵,你本来是以这样的身份被选送的,可最后你却通过了,你看,你果然是那个不确定因素。”

    白新羽惊讶地看着许闯,他心里一时间真是五味陈杂,有些失望、郁闷,可同时又有些庆幸,他本以为许闯是真的看好他,没想到最后发现他是那颗用来考验其他人的棋,可正是因为他是个充满意外的兵,才能得到这次机会,俞风城说过,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这种运气算不算得上是他的实力呢?

    陈靖也满脸讶异,他激赏地看着白新羽,“连长,指导员,你们果然有看人的眼光,新羽确实是一个总能让人出乎意料的兵。”

    作者有话要说:这一段不算虐吧?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重要声明
本站所有内容、均由收集自网络,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处理.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