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找书么,一秒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

找书么 > 都市 > [穿书]主角,求放过 > 第35章 比武招亲

第35章 比武招亲

    第二日,白墨言起了个大早,从客栈三楼下来,就看到林木已经坐在大厅里面了,他走过去打了个招呼,“早啊。”

    “早。”穆凌飞把桌上的早点推到白墨言的面前,“我已经吃了,你也趁热赶紧吃吧。”

    “谢谢。”白墨言也不客气,道过谢之后就开始用起了早点。

    大概因为今天是城主为城主小姐举办比武招亲的日子,所以人们都起的很早,等到白墨言吃完早餐的时候,街上已经有很多的人了,看他们都往一个方向走去的样子,白墨言猜测到比武招亲肯定是在那边了。

    已经吃饱喝足,白墨言就拉着穆凌飞去看热闹了。

    比武招亲的现场就在城主府外,那里本来是一个比较大的广场,现在倒是用来举行比武招亲了。白墨言和穆凌飞到的时候,广场上已经围了很多的人了,不过这些人也不过就是普通人,所以两人倒是很容易的就挤了进去。

    两个人进到了最内圈,中间有一个大大的高台,此时上面一个人都没有,周围都是围观群众闹哄哄的声音。

    等了大概有半个时辰的时间,就有一个中年男子走到了台子上,白墨言看过去,那个中年男子皮肤白皙莹润,看起来就是一个养尊处优的人,身材微微有些发福,修为在武者阶段,那个中年人上台之后,就对着围观群众压了压手。

    渐渐的,广场上闹哄哄的声音慢慢变小,最后都消失不见,白墨言猜想这个人肯定是一个身份很高的人。

    “今日为小女举行比武招亲,各位来此也算是一个见证,最后是谁能够拔得头筹娶了小女,也希望各位能够给出意见…”白墨言听着上面的人滔滔不绝的说着话,原来这人的身份真的很高,竟然是城主。

    过了好一会,那城主才讲完了话,然后开始让人上台开始比武,让白墨言觉得奇怪的是,既然是为了那城主的女儿举行的比武招亲,为什么那个城主的女儿却没有出现呢?

    不过很快,白墨言就把这突然冒出的无关紧要的想法抛到了脑后,因为台上已经有人跳了上去,那是一个身穿蓝衣的青年,大概二十出头,长得很是英俊,脸上带着如沐春风的笑容,修为在武士阶段,但是看他的气质,完全不像是一个武者,倒像是一个舞文弄墨的翩翩公子。

    他一上去,就抱拳对着围观众人行了一礼,说道,“在下宁浩,有哪位英雄上前一战?”

    他的话音刚落,就有另一个身穿黑衣的青年跳到了台上,这个身穿黑衣的青年长得高大英武,冲着那蓝袍青年行了一礼,就说道,“在下江泽,领教阁下高招。”

    听到‘江泽’这个名字,白墨言虎躯一震,江泽,不会是他想的那个江泽吧,记得原书中也是有一个江泽的,这个江泽是在原书的后期才出现,那时候出现的时候就已经是剑宗了,是主角十分欣赏的一个人物,主角曾经邀请过他加入自己的队伍,但是被这江泽给拒绝了。据说是他心爱的女人死了,所以他一直在努力修炼,希望能够打破成为剑神去复活心爱的女人。

    白墨言当时对这个江泽还是很欣赏的,虽然对于武神剑神居然可以复活死人的设定吐槽无能,但是相比于后宫满地跑的主角,这种一心一意的男人更加让他欣赏,毕竟因为小时候不太好的经历,他最是对背叛这种事情深恶痛绝,尽管主角是对每个女人都爱,算不上是背叛的行为。

    仔仔细细的打量着台上的人,长得很是硬朗,一身黑色的修身长衫包裹住他充满力量的身躯,这个江泽的轮廓比一般人要深,所以五官看上去格外的有立体感,虽然不是特别的帅气,但是却很是耐看。

    他的身后背着一把长剑,让人能够轻易知道他的武器是一把剑,白墨言知道原著中的江泽就是一个剑者,攻击力极强,现在台上的这个人的修为只有剑士五阶,他并不能确定这个人就是原著中的那个江泽,毕竟‘江泽’这个名字实在是太普通了,所以就算是有相同的名字的人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

    他正在东想西想,他对于原书中的江泽很是欣赏,所以心里在思考到底要不要去认识一下这个江泽,所以就没有注意打身边的林木那神色微妙的变化。

    白墨言心思电转,台上的两人问候完毕,已经打斗了起来,他连忙收起自己发散的思维,开始专注台上的打斗起来。这两个人的修为虽然没有他高,但是比其他这种只修炼了三年的家伙,人家本土人的打斗经验应该是更丰富吧,何况这个江泽有可能就是后期连主角都欣赏的人物呢。

    不过,当他看清楚那个自称是宁浩的人的武器的时候,他的嘴角就抽搐了一下,刚刚看宁浩的气质,明明很是温文尔雅,斯文俊秀,看起来就像是一个书生,但是为什么他拿出来的武器是一个大锤子!!!

    宁浩手里的大锤子有他的半个身子大小,在这大锤子的衬托之下,他本来就是欣瘦的身材看起来就更加的瘦弱了,对人简直就是一种强烈的视觉冲击。

    只见台上的宁浩拧着有他一半大的锤子,就向着江泽砸去。江泽站在原地没有动弹,在那柄大锤子就要砸中他的时候,他才抽出背上的剑,胳膊一抬就挡住了那柄大锤子,那把剑虽然也比较大,但是在那大锤子的衬托之下却显得很是脆弱,但就是这样一柄看起来很是脆弱的剑,却抵挡住了那个大大的锤子,让它再也不能向前分毫。

    白墨言听到身后的群众重重的吸气的声音,那是太过惊讶或者惊慌才会有的表现,看来刚刚那个宁浩的攻击让围观群众有些吓到了,但是白墨言却是一点都没有担心,因为他觉得这个江泽应该就是原书中的那个江泽,所以他对这场战斗的结果早就了然在心。

    台上的两人你来我往,江泽虽然是用剑,但是他的剑却是罕见的重剑,因此走的也是力量型的路线,而那个宁浩不用说,能用出大锤子这样的武器,当然也是走的力量型,这是和他自己完全不同的线路。

    白墨言修炼的是苍云剑法,配合着苍云决使用,走的是轻灵的路子,因为他才来到这个世界三年,对于战斗也并没有太多的经验,平时打斗的时候,也多用一些讨巧的手法,此时看到台上两个人大开大合的打斗,完全是力量的比拼,他的心中蓦的有些明悟。

    以前他就知道,剑者要勇往直前,毫不退缩,锐意进取才是进阶之道,可是他自己在战斗的时候却习惯性的去权衡利弊,还没有战斗就已经想好了退路,这样虽然安全了许多,却是少了一股狠辣的感觉,所以就算是他每次都没有逃跑的去战斗了,依然有些东西桎梏住了他。

    现在看到台上两个人的打斗,他们的修为并没有他高,但是在打斗的时候却完全是只攻不守,最好的防守就是进攻,那两个人你来我往,转眼间已经过了近百招,两人的修为不相上下,就算是有些差距,也是很微小的,而两人攻击的线路也是差不多,这场势均力敌的战斗让白墨言也兴奋了起来。

    右手紧紧的握住腰间的剑柄,他感觉到自己的血液正在沸腾,眼睛睁得大大的,看着台上的两个人的打斗,他想象着自己也在台上和这两个人对打,面对着两个人的招式,他应该怎样的抵挡,怎样去进攻,不知不觉就完全沉浸在了其中。

    一直到台上传来了宁浩的声音,“我输了。”白墨言才从自己的思绪中回过神,感觉到自己浑身都冒出了一阵冷汗,风一吹过,不自觉的打了个冷颤,原来太过用心耗费了太多的心神,让他此时已经有些虚脱感觉。

    台上的两人此时已经分出了胜负,江泽的剑架在了宁浩的脖颈上,而宁浩的大锤子离江泽的脑袋还有着一段距离,结果显而易见,这场比斗是江泽赢了。

    江泽的话不多,冷淡的冲宁浩点了点头,就收回了自己的剑,退回到原先的位置,不再动弹。宁浩也没有在意这次的失败,脸上一如既往的带着温文尔雅的微笑,也收起了自己的大锤子,退下了高台。

    他下去之后,就有另一个人跳了上去,江泽和那人打过招呼之后,又一次提剑冲了上去。接下来的战斗都让白墨言看的目不暇接,白墨言也算是见识到了其他武者的各种各样的武器,出了之前宁浩用的锤子,还有什么棍子,斧头,长枪,真是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你见不到的,而江泽也从最开始的轻松惬意,后来慢慢的受了伤,但是他却依然能够艰难的胜出,直到连胜了十场,他依然站在台上。

    白墨言看着江泽的身影,尽管衣服已经有些破烂,身上不少地方都受了伤,但是他提着剑站在那里的身姿依旧笔直挺拔,渊渟岳峙,看着就给人一种可靠的感觉。

    就在白墨言以为江泽会一路赢到底,最后胜了这比武招亲,抱得美人归的时候,一个胖胖的中年男子走到台上说道,“今日的比斗到此为止,这位江泽公子连胜十场,将会进入下一轮,明日比斗再继续。”说完,看也没有看台上的江泽一眼,直接转身离开了。

    白墨言心里有股微妙的感觉,看来今日的比斗只能够算是初赛?不过今日就这么精彩,想必以后的比斗也会不遑多让,他的心里隐隐期待了起来。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重要声明
本站所有内容、均由收集自网络,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联系邮箱(xszbanquan@163.com)处理.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