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找书么,一秒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

找书么 > 都市 > 蚀骨赔心,首席深爱如归 > 091火一样的触觉,刺心的痛给你

091火一样的触觉,刺心的痛给你

    灯光透过车窗,暖暖的照在他们的面庞上,给车内小小的空间添了暖昧的光芒。

    车后视镜中,有一对剪影看似静止,却在暗暗接触和互动。

    闭上双眸,犹如看见两束火苗,刚刚触碰发出撕拉一声亮光。

    当初次的融合,有些害羞的缩回,却还是恋恋不舍,摩挲着红色的外焰,感受着内焰的温度。

    忽然间,一束火苗带着长长红光、触碰、融合、纠缠想要将另一束火苗的温度都融在它的火身上。

    如风吹过的呼啸、或沉闷、轻吟、低喘在狭窄的空间里,火热而炽烈,几乎要将整个空间烧的粉碎。

    她以为从车后镜中看到的是两团火,却不知那是他们流窜在彼此口中舌头和气息。

    砰砰!

    车窗有人拍着,被灯光映射下苍白的面庞,让顾暖推开楚天琛,喘息着靠在靠椅上。

    “小暖,怎么了?”

    “车外有人!”

    楚天琛沉浸在刚才的美妙中,没有发现车窗外站着的人,这一看他也吓了一跳,听到车窗敲响,他有些不耐烦的打开车门。

    “天琛,真的是你?”

    一张艳美的面庞,带着不可置信的眼神望望他,又望望车内坐着的顾暖,轻轻摇着头。

    “嗯!”

    “你们在车上做什么?”

    她的恨意就像是一把利剑,穿通了顾暖的身体,恨不得将她刺成碎片。

    楚天琛面色不改,“没什么,我帮她戴项链。”

    夏歌推开楚天琛,附身靠近车内的顾暖,看到她脖颈上带着紫水晶吊坠的白钻项链,闪烁着刺目的光芒,让她带着恨意避开视线。

    她转身望向楚天琛,质问他,“这是你给她买的?”

    “嗯!”

    “这是我喜欢的项链,当初我在珠宝店看上了,但因为价格太贵,不舍得买。还以为过生日的时候你能送我,没想到你却送给了她?”

    “你过生日的时候我给你买了一把白钻镶嵌的犀牛角梳子,你不是很喜欢吗?”

    顾暖跺了跺脚,脸上带着苦笑,“不喜欢,我才不喜欢呢!因为是你送的,所以我当作宝贝。可那并不是我喜欢的,我就喜欢那条项链,你送给我……”

    楚天琛拿出手机,要给金美琪打电话。

    “我让金秘书给你买来一条。”

    “不用了,我现在改变主意了,我要她的……她不配戴上这么昂贵的项链,一个冒牌货,怎么能戴的起呢?”

    夏歌咄咄逼人看着顾暖,顾暖抬眼清冷的看向她,并没有示弱,也没有想将项链送给她。

    “怎么?你别以为自己是明媒正娶,别忘了你和天琛的约定。”

    顾暖看向楚天琛,不知道这些话是不是他对夏歌说的,她在他心里只是一个冒牌货,三年后就可以丢下的包袱吗。

    “不管,我是不是明媒正娶,总之是我先嫁给了她为妻。就算你想嫁他,也只会是第二任妻子,人们记住的只会是我,而不是你。”

    顾暖一想到楚天琛一直拥护着夏歌,在夏歌面前总是将她看得如此卑贱,她不想忍了,将一腔怒火都对着夏歌,就算是火也让它燃的猛烈起来。

    “顾暖,你这个狐狸精……你还敢说我,给我项链……”

    夏歌不顾她的形象想要冲进车里,跟她撕扯,夺走项链,却被楚天琛一把拉住了手臂。

    “你做的有些过分了!”

    “天琛,是她先说我的。”

    “是你,咄咄逼人,小暖那样说你并没有错。”

    夏歌不可置信的摇头,“楚天琛,你怎么可以这样说我?我才是你最爱的女人,你还记得八年前吗?是谁陪着你走过那段阴暗的记忆……是她吗?你难道记错了,还是根本没有把我放在心上?”

    楚天琛瞧见她流泪,心在滴血,也在流泪。

    夏歌甩掉他的手,想要跑走。

    他从身后抱住了她,用下巴抵在她的头顶,轻轻的说,“歌儿,对不起……是我对你不好了、冷落了你,但是我并没有不爱你……”

    夏歌依靠在她的怀里哭泣,带着哭腔说;“可是你刚才说的话,我真的好伤心……”

    “歌儿,我的心里只有你,八年前是你陪我走完那段阴暗的人生,我不会忘记你的好……不要难过,不然我会心疼。”

    “天琛……”

    顾暖看着车窗外拥抱在一起的男女,她感觉眼睛好酸涩,心里某个地方破了一个伤口,正在流进盐水,越来越多,越来越痛,到最后心痛的流出了盐水,从眼角滑出了冰冷的咸泪。

    她现在觉得自己做了一场美梦,刚才她还是主角,这一刻却成为了配角。

    她唇上仍旧存留他的温度和味道,她恨恨的抬起手擦掉唇上的温度和味道,跳下车跑下去。

    背对着他们,背对着自己曾有些温暖的心,沿着那条来来往往的码头和道路,一个人迎着冷风,流着冰冷,走在昏黄的街灯下,苦涩的笑着。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来到了什么地方,她看到这里有围栏,围栏下是一条湖水。

    因为这里有些偏僻,所以没有多少人行走这里,显得有些冷清。

    “顾老师……”

    “明瀚!”

    顾暖转过身,没有看到他的身影,才知道一切都是幻觉。

    她在悲伤的时候,竟然想起的人是楚眀瀚而不是楚天琛。

    连她都不知道,楚眀瀚什么时候竟然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或许这种感情,可以成为最深的友谊。

    在这里站了一会儿,吹了从湖面上拂来凉爽的风,顾暖有些冷了,因为穿着单肩礼服,裸露的肩头受不住这样冷风。

    她从拎出来的手包里找出手机,看到已经有几十条未接电话消息,她看到这一串熟悉的号码,觉得有些可笑,明明不在乎,为什么要装作这样在乎的样子。

    她从通讯录里找到他的号码,拨了过去。

    “顾老师……你找我吗?”

    “嗯,我一个人在这,也不知道走到哪里,你在哪里了?”

    楚眀瀚听到她略带沙哑和哽咽的声音,紧张的问,“顾老师,我哥呢?他怎么没有陪你?你看看周围有没有路牌,或者明显的标志,我这就过去接你。”

    她看到不远处有一座高架桥,亮着路灯,点缀的很是美丽,“我这里有条湖,前面有一座高架桥……”

    “有湖有高架桥……是沁心湖那边吧,你等着我……我这就去找你。”

    顾暖站在了湖边,等了许久,忽然听见唤声。

    她听到是她的声音,转身间看到有个身穿黑色西服的女人,在不远处唤着她。

    顾暖不想见到他,一刻钟也不想,她将手机扔到了旁边的长椅上,她知道他一定是根据手机定位找到这里。

    迎着风,卷起了她散落在身后的长发,她不曾回头,也不想在看他一眼,朝着闪烁着灯光的高架桥跑去。

    楚天琛,没有看到她,也没有来这里找到她。

    她站在高架桥上,旁边是极速行驶,来来往往的车辆。

    有时候,她真的想向前一步,或许下一刻就能成为一个解脱这种劳累生活的人。

    可她的家人呢,她放不下,也不能不管。

    “顾老师……”

    顾暖转身看到他身穿浅蓝色的休闲西服,打着藕荷色的领带,开着跑车停在她的身边。

    “明瀚……”

    “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多危险啊!”

    “我在躲一个令我厌烦的人。”

    “来,上车吧!我带你走,离开这个烦恼的地方。”

    “好!”

    顾暖上了车,楚眀瀚行驶在高架桥上,虽然是限速,但是他用了尽可能快的速度驾驶,露天式的跑车,在风中奔驰,带着一种畅快和劲爽,让顾暖站在车上,忍不住迎着风呐喊。

    “夏歌,你不是一个善良的女人……你的话我当作空气,我不会听的……楚天琛,我恨你……你表面对我有多好,就对我有多么的坏……你们赶紧离开我的视线,我恨你们,恨死你们了……”

    “顾老师,你最棒了!你最美丽、善良,我哥配不上你。夏歌更比不上你,她是个心机婊、奶茶妹,不配和顾老师你比……”

    她展开双臂,想象自己是一只飞鹰,迎着风飞翔在自由里,没有婚姻的束缚。

    “我现在心情好爽,终于不那么闷了,明瀚……谢谢你!”

    他抬起头,眸光带着点点柔情和感伤,苦涩的笑了笑,“顾老师,不用谢,我做的一切,只因为我……爱——你。”

    顾暖畅爽的笑容淡在唇角,她俯视着他,不敢相信她听到的话,

    “你说……你爱我?”

    题外话:

    还有加更,感谢亲们的月票支持,17:30准时更新,群么么哒,欢迎交流!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重要声明
本站所有内容、均由收集自网络,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联系邮箱(xszbanquan@163.com)处理.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