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找书么,一秒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

找书么 > 都市 > 婚途陌路 > 【第396章】这是一辈子(大结局)

【第396章】这是一辈子(大结局)

    说话的间隙,他从被窝里掏出了一条内裤扔在了边上。

    苏文若连忙摸了摸自己身上,还好,睡袍还在,那条内裤,应该是他的。

    他……他的?!

    苏文若反应过来秒怂,立刻往床沿另一边滚去,刚滚了半个圈,一条长臂把她给卷了回来,接着突然身上一凉,那么大件的睡袍不知怎的就跑他手里去了,她缩紧在被窝里不敢见人,却不想某人根本不需要用眼睛看,在被窝里单手就她给剥了个光滑剔透。

    她心跳如鼓还不忘小声嘟哝:“妈蛋的,剥衣服的手势都这么纯熟……”

    秦江澜一只手在里面摸索着问:“你缩在被窝里说什么呢?”

    她继续压低嗓子刻意口齿不清的怨起来:“老子夸你手速快,技术纯熟,身经百战,你妹妹的……”

    话没说完,怂成一团的苏文若被他从被窝里准确找到脑袋,二话不说捉了出去:“别把头蒙在被子里,会缺氧的。”

    当个鸵鸟把头埋起来,还能少被他发现自己这么狼狈,如今光溜溜的被他紧贴着,对她虎视眈眈,她立刻转过身去结巴起来:“额,光,光天化日的,这样不,不好吧?”

    他从后面搂住了她,大手很不安份的在她的腹部游荡,脑袋靠了过来,下巴抵在了她的肩膀,近乎用气音咬着她的耳垂说:“谁说做这种事一定要晚上才能做的?”

    她抖了抖:“可,可是,会不会有点突然。”

    他顺着耳垂吻去她的颈侧:“以前是谁总变着相的挖坑要把我给奸了的?来!这次我不反抗!”

    想起那些处心积虑勾引他的日子,她每想一次,就羞愧一次,简直没脸见人,背着他捂住了自己的脸:“老子有贼心没贼胆行了吧!”

    “有贼心就行了,胆子我给你!”

    他一把将她扳了回来脸对着脸,立刻翻身上马,捉住她的下巴,毫无商量的强行撬开她的唇瓣,堵住她没完没了的啰嗦。

    再聊下去,天都要黑了……

    时光荏苒,初夏的早晨微风和暖,阳光在叶子底下一晃一动的叠着绿光。

    某个小区的花园里停了好些花车,一位帅气的小哥哥西装革履,不时的抬手看时间,紧着眉头望去楼上,大约是实在等不及了,抬腿小跑着上了楼,推开一户原本就没有关紧的大门,直接走进去喊:“我说宋颜老板啊!你这个新郎官不赶紧化妆还在玩游戏,过了吉时女方家可要生气了!”

    宋颜抬手拨弄了下刘海:“我这盛世美颜,随便涂抹几下就帅倒一地人,急什么!我文若娘子化好妆了没?”

    小哥哥催着化妆师赶紧给宋颜打扮:“你是新郎官,要早到,赶紧的赶紧的!”

    橡树湾小区的花园里也停满了一辆辆的花车,听说有人去数过,太多,没数明白究竟有几辆,总之小区里停满了,外面大马路上也全是花车。

    几个化妆师轮番在苏文若脸上涂抹,化了个浓浓的新娘妆,她有意见,觉得现在流行裸妆,看起来自然水嫩清新。

    可老爹不同意,背着双手在厅里来回踱步,踱几下停一停,勾着脖子看房间化妆的苏文若说:“新娘就该有新娘的样子,不浓的妆还叫什么新娘妆,给我画,狠狠画,画成挂历上的那样子!”

    苏文若惊恐的呼喊:“亲爸呀!你那珍藏的挂历美女,是七八十年代的人啊!”

    老爹不服气:“七八十年代的人怎么了?那时候的人才美,现在的人都塑胶脸,假脸,笑一下皮都拉不开,比七八十年代的人一个脚趾头都不如!就照那个画!”

    夏夏和云雨桐两人托着婚纱进去,关上了房门,老爹还在厅里踱着步说:“快着点,过了时辰不吉利,苏文茠,新郎到楼下没有?”

    苏文茠跑出去阳台望去楼下的花园里:“花车都停满了,应该到了吧,人太多,看不见。”

    接着连忙跑进来敲苏文若的房门:“姐,你快着点啊,一会儿新郎来踢门了!”

    苏文若在房里说:“你跟老爹不会把大门锁死啊?”

    门开了下,几个化妆师提着化妆箱一个个走出去,表示已经画完了,房里人少了些,门又关了回去,夏夏和云雨桐在里面帮苏文若穿婚纱,结果发现很不妙的事情。

    云雨桐惊喊:“文若,你小肚子怎么这么多肉?最近是吃了多少?我的天呐,肥成这样。”

    苏文若手忙脚乱的整理着裙摆:“婚纱能穿进去就行了,你管那么多!老子几百年了放油锅里炸都炸不肥!偶尔肥一次怎么了?”

    大门口进来六个可爱的美少女,一个个穿着淡粉礼服戴着花环,苏文茠忙喊:“姐,伴娘都到了,你到底好了没有?”

    夏夏赶紧开门把六个伴娘放进房间里,然后飞快的“碰”一声关紧,霸着门说:“现在谁也进不来了,一会儿新郎官要在外面跪下求饶才能开门。”

    十分钟后,黄鼠狼领着十来个人,抱着十来筐红通通的东西,从大门闯进来二话不说,把十几筐红通通的东西一股脑倒在了客厅的过道上,堆满了整个客厅,随后大喊一声:“红包全在客厅里了啊!谁躲在房里抢不到的可别怪我了啊!我们不负责塞门缝的啊!”

    黄鼠狼喊完,领着那十来个兄弟抱着空筐走了!

    老妈子见来了人还正想给人倒杯水,出来一看人一溜烟就都不见了!这个……?这些人不是应该帮新郎抢新娘的吗?

    房间里的伴娘听见黄鼠狼的声音,六个伴娘早已顾不上守住新娘,扒开夏夏出去客厅抢红包,发现客厅里堆着小山的一样的红包,连自己是谁都忘了。

    云雨桐和夏夏勾着脑袋望了一眼,老爹和苏文茠也早没了节操,全都跑去加入了抢红包队伍,新娘一个人被丢在了房里。

    突然一个白色影子不知从哪里忽闪而来,搂住刚刚穿好婚纱的苏文若说:“被我抓住了吧?”

    浩浩荡荡的花车队伍整齐出发,在马路上排成了长龙开往秀心沙。

    清流岛中央的秀心沙,空气好,环境美,地方还大,今天这里布置的很壮观,听说整个秀心沙用了代表三生三世的三十三万朵白玫瑰,全中国的白玫瑰都在这里,不够数的还是昨天从国外打飞的运回来的,玫瑰拱门进去那条铺满玫瑰花瓣的通道,一直从秀心沙入口铺到里面花台上,铺了一千多米的花瓣小路。

    苏文若从车上下来,右手挽着老爹苏瑞年,左边被苏文茠给牵着,缓缓往玫瑰拱门走去,拱门前站着两个男人,远远见到苏文若就喊了起来:“娘子,可把你夫君我等得妆都融化了!”

    苏文若走近了白了宋颜一眼,正想开口损上两句,忽然想起今天是大喜的日子,不宜爆粗口,还没想好怎么怼宋颜,那家伙的肚子就被人给揍了一拳头,某人磁性的嗓音似乎意见非常大:“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蹭什么都算了,连婚礼也蹭!”

    宋颜笑嘻嘻的抬手拨了一下刘海:“秦总这么大手笔,千年难遇,谁不蹭谁傻子!”

    没错,宋颜和安希今天也结婚了,故意跟秦江澜和苏文若在同一天,同一个地点,同一个时间,一起举办婚礼,原因就是,宋颜蹭到秦江澜的阔绰,自己省了一大笔钱。

    苏文若抿嘴笑着看去秦江澜,他今天穿了一身纯白色西装,配粉色领结,衬她洁白的婚纱,和手中粉色的玫瑰花束。

    秦江澜伸出了手,老爹苏瑞年才满脸笑容的把苏文若的手放到他的手中,满意的说:“这是她第一次婚礼,希望你好好待她。”

    秦江澜微微躬身:“我和她,一辈子就只会有一次婚礼。”

    苏文若挽住了秦江澜的手臂,领着一群伴郎和伴娘正要踏进玫瑰拱门,忽觉有人在背后扯住了她的裙摆,回头一看,惊喜呼出来:“儿子?”

    于木木笑出他那标志性稀疏可爱的门牙:“妈妈,爸爸让我来给你当花童。”

    苏文若转头看去身旁的秦江澜眼睛,他弯着眉眼正对她笑:“于林早就到了,我们进去吧!”

    木木在她身后问:“妈妈,秦叔叔,我可以跟你们一起结婚吗?”

    苏文若笑出了眼泪:“当然,今天你就和妈妈结婚。”

    秦江澜蹲下身,捏了捏木木的脸:“你妈妈是我的!”

    木木居然没有闹,高兴的对不远处一个小女孩说:“你做我女朋友吧,我妈妈说可以一起结婚,就跟宋颜叔叔那样蹭婚礼!”

    苏文若诧异的看去一旁,那里站着一个金发的小女孩,穿着白纱公主裙,戴着小花环,这不是美国西雅图田园小镇那个,大姐家的小仙女宝宝吗?

    小仙女开心的走过来,跟木木一起托起苏文若的裙摆,两个花童在苏文若身后聊的眉飞色舞。

    苏文若和秦江澜走进了玫瑰拱门,两旁排列整齐的椅子上原本坐着的人纷纷站起来鼓起了掌,伴娘和伴郎一路撒着花瓣往前走,这条路有点长,却谁也没有觉得累。

    因为花瓣两旁的椅子上都是亲朋好友,这一千多米的花瓣小路两边,放置了数千张椅子,秦珦局里的同事就有数百人,江阿姨娘家好几十人,苏文若娘家堂兄堂弟好几十人,苏秦公司近千员工今天都放假,全部前来参加婚礼。

    还有宋颜和安希的亲戚朋友,和乘风传媒那稀稀拉拉十几个人。

    让苏文若深深感动的,是她一路走进去,在旁边的椅子上看到了贝蒂,田园小镇的大姐和她的丈夫,sean和柳音,江参谋带着简小玖,香草庭的笑笑她们那一堆邻居,消失许久的汪芷心和她的男人,连兰浮都在。

    重要的是她看到了于林,坐在后排,见她眼神看过去,就微笑着对她点头。

    她还看到了一个非常特别的来宾,是吴泽远。

    数月前,吴泽远在狱中整理了自己的笔迹,关于鲎血变形细胞在牟霍会思血症上的临床治疗经验,对各种风险进行了预测评估,写下了十余万字的医学基础研究资料,通过狱政办公室上交给了国家卫生部门,经过医学专家深入讨论研究,认定了这是一项突出的医学贡献。

    吴泽远因为这一项对社会极为有用的贡献,被提请减刑,改为无期徒刑,他将会在狱中,继续他的医学研究。

    因为吴泽远的母亲病重,其父向监狱提出申请探亲,监区对吴泽远进行认真审查后,认为吴泽远服刑期间一贯表现良好,特许带电子脚镣离监一天时间探亲,吴泽远趁着这点时间,抽空赶来参加秦江澜和苏文若的婚礼。

    苏文若和秦江澜还走在花瓣小路上,接受着两旁宾客的掌声,她突然小声对秦江澜说:“他踢我了。”

    秦江澜小心的看了眼她的肚子,微微动嘴笑道:“肯定是个坏小子,才四个月不到就捣蛋,跟木木有得比!”

    当初苏文若知道自己怀上孩子的时候,开心的她睡不着觉,她早就决定要给秦江澜生个孩子,总算如愿以偿。

    可当时的秦江澜却慌了神,直到从江参谋那里听到,吴泽远把自己的医学研究写下来交给国家的时候,他才狠狠的松了口气。

    他再也不用担心,苏文若怀孕会引发旧疾。

    他们选来选去,才选到初夏这个日子举行婚礼,没别的原因,就只是前面几个月天气太冷,怕苏文若穿不了婚纱,只想让她在温暖的气候里,穿着美美的婚纱办一场难忘的婚礼。

    两人走的慢,走了将近三十分钟,才走完了这条长长的花瓣路,前头是李承郁领着一众工作人员,随时等着接应他们,身后还听见宋颜跟安希说:“老婆,怎么样?没见过这么奢侈壮观的婚礼吧?快快,老秦他们都快走到了,别让他把风头都抢光了,好歹今天咱俩也是主角……之一!”

    一年后。

    苏秦公司正式在香港交易所主板挂牌交易,苏秦公司董事会主席兼ceo秦江澜,股东于林,及宋颜悉数出现在敲钟现场。

    敲响钟声的,是史上年纪最小的敲钟者,一个只有六个月不到的小女孩,被秦江澜抱在怀里,拿锤子挥舞着敲的停不下来,身旁是想抢锤子抢不走的苏文若。

    外面天空还是那么洁净如洗,有一两只不常出现却令人记忆深刻红色的小家伙,在天上“呼呼呼”的飞过去扰乱天空的宁静,路人只要抬头看到这些无人机,就知道又有哪里需要救援了。

    (-全文完-)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重要声明
本站所有内容、均由收集自网络,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联系邮箱(xszbanquan@163.com)处理.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