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找书么,一秒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

找书么 > 灵异 > 出马仙笔记 > 第四十章 解释

第四十章 解释

    屋中突然起了的变化,这一刻我心中真的是毛了,双眼一动不动的看着变化的地方。见到我的表情,鲍嘉欣此时乐了,但是随后又是恶狠狠的对我说道:“哼,多行不义必自毙,这就是对你这个害群之马的教训,让你长点记性,不要以为你靠着仙家的手段就可以胡作非为。”

    本来我的注意力已经被突然发生的变化吸引了,可是突然鲍嘉欣的这一段话顿时就是让我感觉不对劲了,我什么时候成为了害群之马了,还凭借着仙家的手段胡作非为,这是哪跟哪啊,她是不是弄错了。

    “不是,你说什么,我怎么就成为害群之马,怎么就胡作非为了,你今天把话给我说清楚了?”我注意着周围的变化,对着鲍嘉欣反问道。

    这件事情看来并不是那么简单的盘道,这里面或许是有着什么误会和误解存在啊!

    听到我的话,鲍嘉欣一脸到这个时候你还装的表情:“陆森,我算是看出来了,你是一个欺软怕硬,敢做不敢当的人。你还真让我说对了,你就不是一个爷们儿。”

    我自问自从领先出马以来,从没有做过一件事损害他人的利益的事情,也从来没有昧着良心做事,这怎么到鲍嘉欣的嘴里我就好像是成为了一个千古罪人的样子啊。

    周围的仙家气息只是一阵翻腾之后,就变得无声无息起来了,并没有出现任何仙家的声音,本来已经是紧绷的神经,此时也是慢慢的落下来了,看来我家老仙说的对,在这个末法时代,这唤仙鼎已经是名存实亡了,根本就约束不到老仙们的意志。

    “鲍嘉欣,从你进屋开始,我就一直不愿意跟你一般见识,那是因为我看你是一个女流之辈,好男不和女斗,所以对你处处忍让。可是你也别以为我陆森是泥人,你现在如此的污蔑我,今天要是不给我一个说法,我看你也不用走出这个屋子了。”我上前一步说道。

    气势咄咄逼人的看着鲍嘉欣,而鲍嘉欣可能是知道唤仙鼎没有召唤来胡黄常蟒仙家来,一时间气势也是变得弱了起来,雪上加霜,忍不住的被我给逼的后退了一步。

    她退,我进。

    直到把她逼到了墙角的时候,退无可退,鲍嘉欣强自镇定的抬头盯着我一字一句的说道:“哼,陆森你也不用威胁我,我找你自然是有证据的,我问你,你可认识罗长青?”

    一听到她说罗长青,我就想到了罗长青自杀的事情。可是罗长青那是咎由自取,跟我没有一毛钱关系,就算是她知道了,也不能把我怎么样,有理说遍天下,无理才会寸步难行。我身正不怕影子斜,有何惧之。

    “没错,我认识。那又怎样?”我开口问道。

    见我承认了,鲍嘉欣松了一口气,但是马上面色就变得愤怒起来,义愤填庸的说道:“那又怎样,你知不知道,罗长青上有一对年迈父母,家中独苗一根,可是都是因为你,他才会自杀,这一切都是因为你这个害群之马祸害的,如果不是你步步紧逼的话,他罗长青又怎么会没有活路,又怎么会扔下他的父母,让他罗家断了香火。

    你说,你是不是一个害群之马,你是不是凭借着仙家的手段胡作非为。”

    最后鲍嘉欣还给我来一个盖棺定论,可是我心中冷笑,真是笑话,我还以为她有什么高谈阔论呢,原来是一丘之貉,来为罗长青打抱不平的来了。

    假借盘道之名,行这不义之事,你还好意思在这大言不惭的反问我,真是天大的笑话。

    见道这鲍嘉欣这个小妞我还以为这是一个正直的大神,只不过是有点喜欢争强斗胜,并没有什么太坏的印象。

    可是当我听完她刚才这一番话,对她那点好印象顿时就烟消云散,了无踪迹。

    这时候我也不着急说话了,而是慢慢的退回去,做到了沙发上面,这鲍嘉欣来找我根本就不是好什么盘道的事情,而是来给我兴师问罪的。

    即使是兴师问罪,你也要找一个好点的理由,做到正义的师出有名,可是这小妞却是找了一个这么烂的借口,我也是无语了。

    鲍嘉欣见到我不说话,以为我是理屈不敢说话了,所以她上前一步继续咄咄逼人说道:“怎么,被我给拆穿了,心里不好受了,无法可说了吗?”

    “小妞,我不知道你是从谁那里听到这些的,但是我想要告诉你,在你没有完全了解整个事情的经过的时候,就不要随意的强出头,到最后这会让你很难看的,你知道吗?”到这个时候我也没有好语气了,真的是没有好语气了,甚至我是一点都不掩饰的直接喊她小妞了。

    鲍嘉欣确实是被我这种口气给气到了,忍不住的跳脚喊道:“陆森你说话给我客气点,你管谁叫小妞呢!”

    东北的女人吵架是很凶猛的,特别是生气的女人,那脾气真的是就像是一个火药桶,一点就炸啊!

    但是我也不害怕,开口反击道:“我告诉你,小妞,我这么跟你说话算是客气的了。在没有掌握到真凭实据的情况,你如此的污蔑我的声誉,我是可以告你的,你知不知道。而且你在没有经过我允许的情况就闯进我家,我还可告你私闯民宅,小妞你懂不懂!”

    说完之后我瞪了她一眼,气呼呼的说道,一口一个小妞的叫着。

    “我怎么就污蔑你了,你这种人还有什么声誉,你还好意思跟我提声誉,你的声誉早就一文不值,还跟我装什么清高。当初你把罗长青逼死的时候,你怎么不知道你是在故意杀人呢,你怎么不知道自己也是犯法呢!”这小妞的嘴可真够厉害的,我这刚说完,她就有一堆的话在后面等着你。

    可是我是被冤枉的,道理在我这方,我有什么好害怕的,于是继续说道:“小妞我告诉你,这件事情我是有证人的,当初这罗长青财迷心窍,贪财胡乱给人家立堂子,立了一堂不能看事的仙家,却非得告诉人家这是可以看事的仙家,这种人就算是不自杀,最后也是不得好死。没有想到你这还找上我来给他喊冤了,我真是笑了。”

    “我告诉你,小妞。当初罗长青找我盘道,找我麻烦,被我给打发走了。后来因为一些私人的事情被我给教训了一顿,可是他胡言乱语得罪了仙家。而且这都不是最主要的,最重要的是他因为贪财,给人胡乱立堂子,立完之后不管不顾,三天两头仙家找人家弟马的麻烦,不得安宁。最后那位弟马找到我的头上,我的仙家看出来了这是一家不能查事的仙家,可是就是这么一群不能查事的仙家,就被罗长青给硬生生的立起来了,这样的后果不需要我多说了吧,你也是大神,自然知道这后面该是一个什么情况!”

    说完之后,我喝了一口茶水,润润嗓子又是说道:“最后我让这位弟马给罗长青打电话说是想要让他帮忙给翻堂子,重新梳理一下仙家。这罗长青起初不愿意管,因为他知道管也管不好。可是当人家给的价格提高到一万八千八的时候,他又来了,并且还堂而皇之的给翻堂子了。最后被我给识破想要求饶离开,但是最后被我大堂老仙把他全堂仙都给捆了送走了,解散了他的堂口。这么说你明白,小妞,你还想要跟我说什么!”

    我一顿快速无比的说着这段事情,把鲍嘉欣给说的是一愣一愣的,听完之后呆立原地许久之后,不知道说什么了,半天之后吭哧瘪肚的来了一句:“那你说的那个弟马叫什么,在哪里我要去问问,看看是不是像你说的这样,要是不是这么一回事,我还会再来找你的,如果你说的实话,我大不了跟你道歉就是了。”

    说到最后,鲍嘉欣像是受了很大的委屈一样跺着脚说着。

    我一白眼,我都说这个份上了,还要跟我求证,我真是服了,难道我长得就像是一个谎言嘛。

    我现在只想早点打发走这个小妞,所以我也是毫不犹豫的把老郭的电话和住址全部都告诉她了。

    说完之后,我站起来对着她微微一笑,伸出一只手说道:“好了,你也得到你想要的了,现在我可以请你出去了吗?”

    鲍嘉欣也知道我不欢迎她,非常干脆的收拾起香炉,转身离去,同时摆手对我喊道:“娘们儿,不用送了!”

    “小妞,你说谁娘们儿!”我听到她喊我娘们儿,我不淡定了。

    “谁答应我说谁喽,嘻嘻……”

    鲍嘉欣走了,留下气呼呼的我,想着从这个小妞进来开始我就没有淡定过,也算是她有本事了,最近我的养气功夫已经很厉害了,可是还是被她给气的暴躁起来了。

    重新坐下来之后,我的脑海之中慢慢的感觉到不对劲了,要说我仙家厉害,这个我不怀疑,但是我的名声不至于这么大,前后两次都有人来找我盘道,这事情有点古怪啊。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重要声明
本站所有内容、均由收集自网络,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联系邮箱(xszbanquan@163.com)处理.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